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全员欢乐向高中设定] 年少 06-06.3-07

01-05

07-12

 

06  

    

孙哲平?!张佳乐怀疑自己听错了,可他从地上蹦起来看向上面时,的的确确是那个人那张脸。

可比韩文清的霸道的长相,侧脸像一把出鞘的刀,锋利而大气。灯光滚过眉宇鼻梁的折线,在喉结处打个弯,隐没在白衫领口的阴影下与麦色相融。

他捏着讲稿大步迈向话筒,皱着眉有隐隐的不耐神色,站定后扶着话筒扫了一眼全场,气场半开如无形喷发的剑气。

张佳乐一直盯着孙哲平,而台上的人却毫无知觉似的,低头看了眼稿子,再抬头,发言。

“孙哲平。高三十三班。影视编导。”

 

自我介绍都这么简洁。他能愿意上台发言真是件怪事。张佳乐想。

——他好像在笑?

张佳乐呆呆地注视着那张被浅浅一个弧度柔和了锋芒的脸。

——笑得还挺好看的。

张佳乐轻拍了下座椅舒了一口气坐下,抑制不住地咧开了嘴角。

——不过还是那么狂傲那么疯!

孙哲平。

 

 

06.1

   

张佳乐以前也有过“初恋”,像是小学时隔壁的女生啊,笑起来俩酒窝,他鼓了老半天勇气才敢把手里握得汗津津的糖递过去。

比如初中时候坐他后面老拽他头发的女生啊,和他一起打球吹牛,然后告诉她男朋友这是我弟。

还有高中时候的孙哲平啊。

一起玩儿音乐一起打球一起撸串儿一起打荣耀一起压马路一起闹腾的孙哲平。

 

06.2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大孙是在军训前一天,他找教室找的迷路去了艺体楼,没关门的音乐教室里藏着一架闪闪亮亮的架子鼓,他一时手痒就关了门豪情敲打了半小时。外套脱了系在腰上甩得尘舞飞扬,T恤上全是汗。

停下来时才发现旁边居然站了个人,怀里抱着一把贝斯,手指随意地划拉着扫出不成调却有节奏的激昂。

好像是从后门进来的?自己太投入都没发现。

张佳乐抬头看正在看着窗外飞鸟的这人,望着一条折线干脆到底的侧脸,心想刚才似乎的确从半途加进来另一个声音,和他配合得太好他都没去注意。

他望着他听他扫了一会儿弦,终于他停下动作转头,他看清他的脸。

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融在斜阳暖光下有荒漠中独行者的大气豪迈,逆着光而更深黑的眼,还有上扬的唇边。

张佳乐抢先开口:“嘿,你这弹得,”笑出一口白白好牙,“落花狼藉。”

“那你呢?”那人也笑,低头望着他,思索词汇,“嗯……百花缭乱?”

笑容温柔了凌厉的眉眼。

 

然后那人说,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他伸出手,掌心都是汗。

 

“孙哲平。”

“张佳乐。”

 

汗水从凌乱的流海发梢滴下来糊了视线,张佳乐也顾不上擦,豪迈地甩出自己同样水淋淋的手。

站起来。

手掌和手掌合成一个完美的弧。

 

那天的天边有火烧云,热烈张扬得像是漫山遍野的百花,盛放。

 

 

06.3

 

军训开始后发现两个人居然一个班,而且一个宿舍,甚至是同桌,并且一个当选了班长一个当选了副班。

机缘巧合,日子过得神采飞扬。

 

他们会在上完晚自习回家的路上买烤串儿边走边吃,路灯下拿竹签当武器使刺刺挑挑:“浮空弹!”“崩山击!”

他们会在大雨滂沱而没带伞时撑着孙哲平的校服外套在雨中奔跑笑闹得像两个疯子,最后还是扒下了衣服打起雨仗。

他们会在艺术节时带领班级男生来一场摇滚街舞引爆全场,又在校园歌手大赛上凭一首重填词的抒情慢歌《繁花血景》得分直逼满分,那段时间他们书包都塞不进桌子——里面全是女生送的情书和小玩意儿。

他们会在运动会上把一千米搞成两个人的追逐战——起因是得知自己被黑报名的张佳乐一个不慎打翻了水杯糊了孙哲平的卷子,过程是孙哲平发现后从看台上一跃而下追着正在比赛的张佳乐就跑,追到后呼噜他头时不小心扯掉了他的头绳儿,高潮是张佳乐疯了一样追赶孙哲平知道领先最后一名一圈第一名冲线,结果是两人最后都跑得脱力差点站不起来。

 

他们头靠头讨论过同一道题,一起翻过墙出去打过游戏,面对面一起把红色的旗帜送上蓝天,也在那面旗下读过相似的检讨背同样的处分。

他们的高一愉快得好像远远不止一年,那些年少的时光在记忆中闪闪发亮。

 

 

06.4

 

高二上学期孙哲平老是缺课,张佳乐问他,他揉着左手腕笑笑:“没什么。”  

怎么可能没什么。

 

期中考试的时候孙哲平名词跌了大几百名,对张佳乐扯出一个笑:“这样下去看来我以后得学艺术啊。”

张佳乐踹了他一脚,火气很大,强拉着孙哲平给他补课。

 

孙哲平说他手伤了,挺严重,得费时间治。

“能好么?”张佳乐问,心想你以后不会不能玩儿乐器吧。

孙哲平笑:“能的。”

 

期末考试,踏进考场的一刻起张佳乐就再没见过孙哲平。

放假前他去交分科意愿,孙哲平那张刚好放在最上面,选的文科,却填报艺术特长,狂草的字特别刺眼。

他也就咬牙跟着改成了并不很擅长的文科。

 

下学期开学。张佳乐听说孙哲平退学了。因为手伤。

他当了班级的班长,一个人,默默走了好长一段路。

 

高三开学,张佳乐转了理科,去了2班。

这8个月,他找不到孙哲平,也联系不上。

甚至当时都没有说过再见。

也没有说过那句一直想对他说的话。

 

 

直到现在。

 

07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喻文州侧过头问叶修。

“刚才后台遇见的。”叶修又拆了根棒棒糖叼着,摊在座位上软的像团泥,“你也真是够可以啊,会议流程表在你手上两天,你居然都没告诉张佳乐。”

“呵呵。”喻文州长腿交叠,双手握放在膝盖上,坐得很君子,笑得很温和。

“啧,你看乐乐的样子。”叶神惆怅了一把,“小别胜新婚啊。”

    秀恩爱,该烧。

 

 

 

TBC

 

被催着睡觉了……下周见_(:з」∠)_ 

记得找我说说话呗?

评论(3)
热度(14)
  1. 琉歌ShinRay 转载了此文字
    烧!😂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