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全员欢乐向高中设定]年少 <乱七八糟的脑洞段子集>

因为lo主脑洞的速度快过手速……so不定期发糖这样。

 

 

不分时间顺序

随更随删√

反正以后都会在正文中出现((

 

如果甜的开心请给赞≡ω≡

 

 

 

#

那是夏季的第一场暴雨。 

苏沐秋半夜醒来,听见窗外雨打的声响。嗒、嗒、嗒。一声一声,伴着远处的隆隆雷鸣,传递着夏日活力而激昂的讯息。

床头的灯昨夜忘了关,暖色的光晕在枕边人的眼睫下刷了层浅浅的阴影。那张脸安静的样子很可爱,让人忍不住再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

又是一声长长的雷鸣,明明听在耳朵里,却似乎在心里翻滚着。

苏沐秋关了灯,把薄被拎上来盖好。手臂微展,紧紧地抱住了叶修。

不能更有的充实感。

叶修的额头抵在他的锁骨,黑发蹭得他下巴有些痒。然而呼吸却每一次都喷吐在他的胸前,越过了皮肤,沿着血流扩散,牢牢地包裹住心脏。

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是一个亲吻。

外头的雨声哗哗啦啦似乎更大了些,苏沐秋听着却像一首歌,他心情奇佳,都要笑出声。手指在叶修的发尾处打着旋,因为笑意微微颤抖。怀中的人似被这扰了梦境,嘟囔了一句什么,动了动,手搭在他的后腰上,按住并收紧了这个拥抱。

他们亲密地相拥着,再一次沉沉地睡去。

 

 

叶修狂飙手速龙飞凤舞着写完最后一个单词,终于有空抬头看了一眼钟,心下当即卧槽了一声。

23:40

二十分钟内从宿舍狂奔到广场再爬上十楼?天啊,饶了他这个死宅吧。

认命地抓着外套冲了出去,心想要是迟了沐橙都不会帮自己逃脱沐秋的魔爪。不就是个跨年么!啧,真烦。

刚用五十米测试的速度出了校门,叶修就觉得他这辈子都不想用腿走路了。

 

 叶修终于推开十楼天台的门时简直要跪,这个时候却“咻”的一声有一朵烟花炸在天空里,把他惊得腿都不抖了。

回过神来才听见有人笑骂哪个白痴没到时间点就放。

还好没迟。他长舒了口气。面前几米外沐秋和沐橙都转过了身朝他,笑盈盈的,他看到苏沐秋眼里的光极亮,要开出一朵花似的。

叶修扬着嘴角要走过去时,偏偏好死不死地从头顶落下来个东西,挺大一块红布幅,不知是风吹的还是哪个白痴从楼上失手扔的。总之叶修就这样被罩得严严实实的,扬起的灰尘呛得他直打喷嚏。

他听见黄少天和张佳乐笑得特别大声,并且发挥了宣传部的本事使一时间天台上四面八方都传来“风水轮流转叶修你太怂”的嘲讽声。

一会儿出去整不死你们丫的,叶修揉了揉鼻子,抬手掀布,而面前也有个人在在做同样的动作。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倒数的声音,他在无数烟花轰然惊啸之时看清苏沐秋的脸,花火的光芒穿过了红布映亮了那个笑容,还没来得及让他愣神就已经贴近至唇齿相依。

他们在新年的钟声钟中交换了一个十八岁的吻。炙热的唇舌舔咬着唇舌,微凉的鼻尖碰着鼻尖,修长的手指贴合着手心。吐息的暖气与冬日的冷风在打转,冰火两重,热烈而快乐。

 

苏沐秋有点依依不舍地离开叶修的嘴唇,外面的烟花还在放,并且那群不安分的的吵嚷声越来越大。

他一手握着叶修还有点发凉的手指,一手掀开了头顶的红布幅,看见各个不怀好意的笑脸。

好像成亲了一样。

他转头看叶修——他因为之前打喷嚏还在揉着发红的鼻头,眼角也红着,沾了生理性泪水,沉默着倒真像个害羞的小新娘。

啊,真想赶快入洞房好好再欺负一番啊。

沐橙笑眯眯地看着他俩,挺了解亲哥的心思:“哥,成了亲是不是还缺个洞房?”

叶修无语地想着养女不孝,旁边苏沐秋促狭地看着他,他没理,转头去调戏张佳乐与黄少天:

“少天,你瞎闹什么,文州最近没给你糖吃?”

“乐乐,我同情你被大孙始乱终弃,但你不要太羡慕哥。”

 

“叶修你滚蛋!”

在嘈杂的背景声中,兄妹三人手拉手幸福地在天台欣赏美丽的烟花。

 

 

 

#

叶修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树下的苏沐秋。

雪有点大,苏沐秋半倚着树,落了满头的鹅毛。手插在驼色上衣的口袋里,微微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围在颈间的围巾里冒出白气在黑暗中打着转。

看起来有点呆,叶修感到可气的同时又有点好笑。

他快步走过去,脚印深深浅浅。走到跟前,看见苏沐秋一张脸只剩了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眼神本来还飘忽着,现在对着他渐渐发亮带笑,于是心里最后一点气也消了。

“你也不怕冻死。”叶修啧了声,伸手揉去他头上的雪花,茶褐色的毛沾了水,乱七八糟的。

“嘿。”苏沐秋笑了声,红通通的鼻尖从围巾里露了出来。

他突然朝叶修伸出手来,然后从他头顶摘下片叶子:“蠢死了。”

叶修哑然,于是苏沐秋笑得更开心了,一时把周围的雪花都搅得欢脱起来。围巾松了,他微微勾下头去系,和叶修离得太近,能闻见烟草味儿,能碰到他的鼻尖。

他突然有种冲动想再靠近叶修一点。

“咳。”对方突然咳了声,“这边有摄像头啊。”

苏沐秋抬眼,沉默,随后大笑出声。

他拉过叶修,手臂还上他的背,两只微微发烫的耳朵撞在一起,暖和和地蹭着。

“抱一个总可以吧?”他笑得声音都发颤:“嗯?我就抱抱。”沉着嗓音,无奈温柔。

“……”叶修磨牙:“要收费啊!”

这个过早到来的冬天倒是一点都不冷了。

 

 

#

明天开始放寒假,下午四点学校的人就几乎都走光了。喻文州一个人在教室不紧不慢地收拾书包,黄少天不在,没人催,耳边清净得不习惯。

笔筒下面压着一张表,被遗忘了一样默默地躺着。

他的主人盯着它看了好久,才慢悠悠拎起来走向办公楼。

喻文州的分科意愿表还没有交。

 

实际上他今天也不想交。

喻文州背靠着办公室外的墙站着,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天空,于是他就抬着头看天,看它从浅蓝色一点点染霞成淡紫色,再变成深青,变成墨蓝。

他发着呆,却想起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想到黄少天的时候,觉得现在自己明明是一个人却挺热闹。

他想到高一军训的时候黄少天还叫他吊车尾,后来每天“班长班长”的声音就没停过。

想到黄少天每次分组跑步都在操场边带着他想他再跑快一点,每次给他讲数学题时候明明聒噪却耐心。

想到当初黄少天告白,在体育馆的小黑屋欲言又止,想到昨天晚上放学路灯下少天蜻蜓点水的那个吻。

想到少天就不由得开心起来,想笑。

那是多么阳光热烈的人啊。

所以怎么想分开啊。

 

喻文州揉了揉发麻的腿和脖子,趴在窗台上抽出笔来填表格。

天已经很黑了,“物理”两个字写得有点草,喻文州就着月光看了看,又认真地描了一遍。

他苦笑着觉得自己像个小女生一样娘们还磨蹭,又像个毛躁的小伙子一样不负责任。

或许以后自己会对现在的自己叹息吧,但是无所谓了。喻文州把表格从门底的缝隙塞了进去,白纸轻轻一推就看不见了。

他根本不敢想象未来一年半如果分开了会怎么样。

当然不会分手。当然他们的学业不会退步。当然他们还是要上同一所大学。

但是他很不安。

不在一个楼层,不上同样的课。在紧迫的时间里,他们等待相见的时间甚至要比会和后讲话的时间长。他们会失去共同的话题,失去一起讨论题目的热闹,会在枯燥的高三让感情成为累赘。

纵然他有千百般信心,少天千百次强调他们会好好的,他还是惧于这一点点的不确定。

他们都是理智的人,所以更加脆弱。

他想了很久,终于做出这个决定。他原先怕会后悔,会得不偿失,现在却很豁然。

他有黄少天,这就够了,这就是未来。

 

“明年见,少天。”

夜空很安静,有月无星。

 

 

喻文州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图书馆没有借到书,吃饭时被人洒了汤,经过篮球场都被球砸了一下。

更重要的是发生这些事的时候,黄少天都不在。他一整天都没见到他人。

晚上自习,课代表黄少天把数学答案放在投影仪下给大家对,正在在黑板上写通知的喻文州被四次三番地要求帮忙把答案上移一点,对完了,再上移一点。

黄少天却在下面奋笔疾书,班级吵吵时才抬头,不明就里,朝喻文州傻笑。

好吧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别忘了今天的喻文州心情很不好。

于是第四次被呼唤的心情不好的喻文州终于笑盈盈地开了口:

“少天。”

黄少天抬头,茫然。

“坐上来。”

黄少天在班长大人和蔼的注视下茫然地坐到投影仪旁边的空椅子上。

“自己动。”

黄少天:……

今天的喻班也很心脏呢。

 

 

#(运动会)

“来自4班的加油稿……啊!纸条被风吹走了!我们看下一条!来自五班的周泽楷同学说,加油!”

 

 

 

 

【TBC】

评论
热度(12)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