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一起走06-08 [韩叶原著向]

上次手残居然把这篇删了(っ*´Д`)っ

再发一遍orz……

 

 

前文01

02-03

04-05

------------------



“下雨了。”

叶修蹲在韩文清房间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又看看远处的景区矮山,一派烟雨蒙蒙。天气很应景,总决赛之夜的暴雨刚停,第二日又不懈地开始淅淅沥沥。从卫生间出来的韩文清看着落汤鸡样的叶修,皱着眉让他去洗澡。清晨四点半跑来会情人的叶修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拎着毛巾拖拖踏踏地进了卫生间,两分钟后探出头来:“有换洗衬衫么老韩?”

“我给沐橙留了字条说十点回去复盘。”
“所以?”
“所以你要干便干。”

被一往无前而不知后退与停下的韩文清进入实在不是什么好受的事,年轻的身体被暴力地打开,二十一岁的叶修过于脆弱和柔软,战五渣的体质让他只能抱着韩文清的脖子低低的喘气和叫他的名字。对韩文清来说每一声都很催情,他在恋人白皙的锁骨上舔咬,牙齿磕上,激得叶修攥紧了他脑后唯一处稍长的硬发。
叶修喘息着断断续续地开嘲讽,高潮时短促地惊叫了一声,然后头软软地搁在了韩文清背上,眼前忽闪的白光中,是韩文清吻他眼角时难得温柔的侧脸。一道虚化了的折线,半阖的眼,迷恋的神情,像久经沙场的将士,替心爱的姑娘别一朵故乡的花。
叶修醒来时正被还在睡的韩文清拥在胸前,稍微一动就扯得全身好不酸爽。韩文清被他弄醒了,皱着眉睁眼,把正费力向外挪的叶修拉回来,然后看了眼钟:“八点半。你可以继续睡。”顺手揉了揉叶修柔软的乱糟糟的黑发。
叶修无奈,动弹不得,挺想咬一口眼前韩文清的肩膀,又觉得会把牙磕疼。目光转悠一圈,停在了被晨光照亮的窗帘上。
“雨停了。”
“嗯。”
“呵呵……我今天本来是想睡不着来找你pk 的。”
“呵。”
“……”
叶修摸到韩文清腹上肌肉,戳了戳,被警告性地捉住了手指。他无声笑了笑,看着越来越亮的窗和隐约的树影,缓慢地说了句恭喜。
伸出手臂轻轻地抱住韩文清的背,叶修渐渐睡去。
“下个赛季……等我反虐回来。”
他好像做了个梦,又似乎只是记忆的回复。梦里沐橙在哭,被他揉了揉脑袋后紧拽着他衣角不放;陶轩面上鼓励着安慰着,却隐不去失落;嘉世体育馆灯火辉煌,欢呼声太吵却不是他们的,韩文清和身边的眼镜新人等一起捧起奖杯,眼眶微红。而自己抽了根烟,按灭,人隐在选手通道的黑暗中,没人看见亦没人知晓。
然后画面一转,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在竞技场pk ,一叶之秋一个圆舞棍把对方甩趴,然后一通连击加怒龙穿心把大漠孤烟血槽清零。结果大漠孤烟爆出了一个奖杯,他刚要去拾,突然一个刺客冲上来舍命一击,把自己死后爆出的三个奖杯全部拾走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叶修挣扎着醒来,又对上韩文清硕大的钱包脸,吓得连嘲讽都不会开了。韩文清好像笑了一下,笑得有点可怕。
“吃早饭。”
叶修摸了摸鼻子,从来没觉得真实的老韩有那么亲切。
“下赛季,决赛等你。”临走前韩文清说,板着一张严肃的脸。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仍旧只笑着挥挥手走远了。

“你看,大眼都挡不住疯起来的张佳乐。”
“还没结束。”
“……是啊,百花还是要输了。”
“那就明年再战。”
叶修点起烟,不置可否地笑笑:“麻烦的家伙越来越多啦。”
“队伍散成这样,你拿什么打比赛?!”
“老韩,这是我的事。”
“队伍不是你一人的,叶秋!”
“我们不吵这事儿行么?嘉世什么样我心里有数。”
“你有数个屁!”
“……老韩。”叶修忍着下半身的酸痛去拿烟,手抖,点了两次才点燃,叹了口气:“你不要一暴躁就叫错我名字。”
“……叶,修。”韩文清有点咬牙切齿。
“哎。”白到显病态的脸上露出欠揍的笑,“老韩,我想吃糖葫芦。”叶修望了望窗外夜色,转移话题道。
韩文清黑着脸摔门出去,再回来时叶修已经走了,留了张字条潦草地写着回去复盘,冷淡得不像话。
糖葫芦被韩文清插在了杯子里,没人吃,糖浆渐渐化掉滴下来,像红色的眼泪。
后来,第八赛季。被采访对叶修退役看法时,韩文清冷冷地说“没出息”,心里倒把叶修骂了千百遍,又有点怅然。
他觉得自己之前那么些年都没逼着叶修买个手机真是失算,现在好了,卡没了,人走了,找也找不到了。报纸上在怀念,节目上在告别。弄得好像哀悼会一样,韩文清抱着臂冷着脸地看,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儿。他就这么退了,不负责任;那他俩呢?算什么?
他第一次好好地思考他与叶修的关系。从网游时丢了拳套的第一败,到上次和嘉世9:1的常规赛。他一直觉得他与叶修是不打不相识,是惺惺相惜两个英雄好汉,是一条路上的荣耀追逐者,现在他发现,他们也只是这样而已。接吻,滚床单,争吵,吵完干架,不是做过这些事就可以称之为恋人。他们说要一起走,可这样的“一起”,谁都可以。
韩文清调出以前和叶修对打的录像,一边看一边想,他恍然惊觉他居然从没认真地去了解过叶修。他眼中的那个虚胖脸的总是开嘲讽的用最土的打法碾压过每一支战队的家伙,他在想什么,他经历了什么,他打算做什么?
韩文清突然有些后悔。
后悔的同时,是更多的释然。
至少他笃信,他一定会回来。

网游里的腥风血雨,全明星的龙抬头。他就知道,这家伙怎么会甘于寂寞没比赛可打没冠军可拿?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怕你太骄傲。”
“果然是你。”

“退出,也不代表就是认输。”
“我等你回来。”

“这是耻辱。”
“我回来了。”

在兴欣赢了嘉世后的某个晚上,韩文清偶遇撸串的兴欣众人,顺手便拐走了叶修,叶修好像喝了一点点酒,有些小兴奋,黄少天附体似的不住地讲着他们战队如何如何,韩文清一路沉默,不理会这个醉酒的脸T,在靠近一个糖葫芦摊子时突然问了句:“吃糖葫芦么?”
“吃。”
然后叶修得到两大根红球串儿,乐呵得像个小孩子,最后吃没吃完,酒倒被晚风吹醒了。他听见韩文清问他和嘉世到底怎么回事,他愣了愣,笑意淡下去。
“你真想听,我就讲。不是非要知道,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不要再问了。”
“叶修。”韩文清郑重叫他名字,“你说,我听。”
不必牵强附和,这是恋人的必要倾诉与了解。
我们坦诚,因为我们相爱。
叶修看向韩文清,眼底有光,衬得整个人都生动好看起来。
叶修和韩文清一边散步一边讲那些必要或不必要知道的事情。韩文清握着叶修的手,捏得很紧。叶修逮了个机会偷偷舔了下韩文清的嘴角,又被毫不客气地反吻回去。他们是恋人,背影看上去像兄弟,却远比兄弟更亲更温情。
分别时韩文清把叶修勒在怀里不让他跑,贴着他耳边字字清晰地说“下赛季见。”顿了顿,“总决赛见。”
叶修笑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一起?”
“一起。”
【TBC】 

评论(4)
热度(29)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