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一起走09[韩叶原著向] 完结

终于码完了……

虽然有点短QAQ

 

 

前文01

02-03

04-05

06-08

 

 

  

叶修挣扎着睁开眼睛,储物室的光线刚刚好能让人适应,都晚上了。他下楼时候正赶上吃晚饭,朝沐橙打了个招呼借来手机,靠在窗边懒洋洋地拨号码。

电话“嘟——”了两下后被接起,传来一声严肃低沉的“喂?”叶修听了就忍不住笑,一扫昏沉,神清气爽,“老韩。”

 

“所以你又要退役了?”

“是啊,哥不走让你们哭着看哥垄断冠军么?”

“……”对方明显停顿了一下表示无语,也可能在忍脏字。“你退役后打算做什么?”

叶修正摸着口袋,不过没烟,失落地啧了声后又懒洋洋地趴回窗台,望着远处的灿烂晚霞。“回家啊。”他说。

韩文清没有说话,手机里一时只有他沉稳的呼吸,过了不一会儿,又传来打开窗户的声音。

“叶修。”

“嗯?”有倦鸟在云海里盘旋,披了一身金光,拖着华美尾翼。你那里或许也有这样的风景?

“找个时间……一起回家吧。”

“嗯。”倦鸟寻着了它的同伴,呼唤着结伴而飞,背离了云霞,归林。

 

 

世锦赛半决赛,叶修还真没想到韩文清会特意飞过来,当时在苏黎世远程连线采访时他明明还说比较忙霸图。

韩文清戴着鸭舌帽穿着便装,抱臂站在酒店大厅里和翻译讲话,气场不随国界转移,引人频频斜视又胆战心惊地转回目光。叶修过去打了个招呼把人往楼上带,刚进房间就开始干柴烈火。

之前明明还在干正事,被压在门板上的叶修无奈地想,一边又在韩文清嘴上咬了一口,“明天还打比赛。”

“知道。”对方并没有放松攻势,饿了小一个月了很有大吃一顿的趋势,“做一半。”

 

两个人跌跌撞撞进了浴室,在浴池里扯衣服时叶修不小心撞到了淋浴器开关,顿时温水洒了两人全身。韩文清停了停,伸手想关,被叶修拦住,“别管他。”他在他嘴角啄吻,调皮地和他厮磨,手摸到对方渐挺的下身,笑了声:“一半啊。”

韩文清现在只想狠狠地干他一顿。

但是,还是比赛更重要。他捏了捏叶修腰侧的痒痒肉,示意回去你完蛋了。

 

发泄了情欲又冲了温水澡,只想让人好好睡一觉。两个人在床上躺到六点,下楼吃晚饭时迎接他们的全是促狭的眼神,楚苏方三人周身萦绕的全是yooooooooo,不过慑于老韩的威压很快都收了。

现在圈里面基本上都知道了两人的事情,不知道的也都隐约了解,好在两人一个已经退役一个就要退役,不用担心冯主席要磕太多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情,不用说太多,一顿饭吵吵嚷嚷其乐融融,所有人都期待着明晚力挺总决赛,意气风发。

见家长的事情,叶修准备打完比赛好好和家里说,韩文清表示他家人那边问题不大,虽然生了个不怒自威霸气侧漏的儿子,他爹妈却是很和蔼憨厚的老人。叶修开玩笑说自己大不了再被骂一顿赶出来,韩文清当然皱眉不同意,这个人在原则问题上必然是很固执的。好在叶秋找的女朋友即将变为未婚妻,于是这件颇为烦恼的事情也变得不那么闹心。

 

打完比赛回国,好不容易从铺天盖地的祝福欢呼与采访中抽身的叶修边牵着韩文清的手走在北京的大马路上,一人一根糖葫芦地朝家走。

叶修含糊不清地提起他其实很久以前就有和家里人说过自己可能喜欢男人的事情,久到大概是十年前吧,那时自己正忙着偷叶秋的身份证,也不知道爹妈还记不记得。

韩文清想到了什么,紧紧地捏了捏叶修的手。

“我没事。”叶修笑笑,都过去了。“我去扔东西,还有上个厕所。”

 

他回来的时候看见韩文清正在帮一个老太太捡掉落的水果,很耐心地把地上的樱桃番茄拾起来,在八月底的暖光中显得很温柔。

走近了能闻见老人身上的中药味道,混着樟脑丸的气味,不香也不刺鼻,却让人沉静。和所有的老人一样,这个老太太穿着印花的薄衫,头发斑白,略略驼背,眼神不清明,把叶修当成了女生。

也和所有的老人一样,饱经沧桑的脸上,是和蔼温和的笑容。喜欢对帮助他的人说好孩子心地好会有好报,还喜欢对眼中的每一对人说,要好好地在一起啊。

两个人帮老人拾起了所有蔬果,目送她反向走远。叶修突然笑起来:“以后我们也会这样?”

也会这样佝偻了背,白了头,磨平了棱角只剩无害却暖和的笑。

也会这样,所在乎的世间所有,不过阳光与你。

“会这样的。”韩文清难得地笑起来。重新牵起叶修的手。握紧。

 

“走吧。”

一起走到白头。

 

#FIN.

 

 

终于写完啦\(≧▽≦)/

明天大概会过来再改一下_(:з」∠)_

写完了第一个同人短篇(*/ω\*)嗨森

下一个坑是叶乐,争取明天更QAQ

 

(。・∀・)ノ゙依旧求回复求交流

评论(7)
热度(29)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