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Dating [黄濑凉太x黄少天]傻白甜小短篇1-3

高考放假期间补了黑篮后刚好看了 @lazy 大大的无料短漫……一瞬间就萌上了二黄。

第三季刚出时面对海常就有蓝雨即视感,噢现在大大把他俩放在一起简直不能更萌><!!

没有搜到这对清奇cp 的同人不嗨森,于是深夜脑洞磨刀霍霍向猪羊((什么鬼

写了一个小短篇儿Dating ,又名柯基与金毛的友谊、两只黄毛偶像的日常、我就是这么帅连国际友人都都对我神魂颠倒((


﹡傻白甜可能略OOC
﹡让16的黄濑长大两岁((喂
﹡有私设也可能有时间上的bug不要深究(蹲)因为我们的目的是谈恋爱牵小手甜到腻!
﹡虽然百科里写黄濑擅长英语对话……但是……嗯不要在意细节(。


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咯?!!!


Dating 1


黄少天打开微博时看到一条新私信:“我登机啦╰(*°▽°*)╯小黄少要不要来接我☆~?”
时间是三小时之前。点进黄濑凉太的主页,他最新的微博晒了一张从神奈川到广州的机票。四个小时的机程。
少天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一边刷着底下的评论一边打理自己。
——黄濑居然要去中国吗?!难道是拍新写真?!

少天把刚套到头上的T恤扯下来,换成队长给自己买的据说逼格很高的短袖衫。
——啊啊啊好想去机场偶遇帅哥啊广州的小伙伴赶快出发围追堵截!!!

少天拿梳子刮了刮黄褐色的毛,潇洒地对着镜子吹了下流海,心想大爷我真是太帅了。住的离机场近就是好花多少时间收拾都成。
——二黄来广州,二黄变二黄╭(′▽`)╭(′▽`)╯

咦这位妹子你发现了真相不错不错值得奖励!少天穿上一双崭新雪白内增高运动鞋,蹦了两下,活力满满。

——天啦噜我好想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夏休期是约会的好时候噢噢噢祝抱得黄少归!

现在妹子们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我们是纯洁的友谊啊好么好么好么?!少天啧了声,收起手机哼着歌奔机场而去。

自从去年夏天在日本打世界邀请赛认识了黄濑凉太,黄少天的日常生活又多了一项乐趣——和高中生国际友人聊天。虽然语言不同但是有网络翻译嘛,两人性格也很合得来,而且不管自己说多少话对方都完全不会觉得烦!真是让人十分感动!
为了增进友谊和了解,少天特地通过各种渠道搜索到了黄濑的模特写真和比赛视频,不禁觉得这小伙子真是有前途!首先长得一点也不亚于周泽楷,打篮球还很厉害,而且年轻啊!再加上也喜欢打游戏,使得少天对他的好感度蹭蹭直冒。
另一边黄濑也开始关注荣耀比赛,看完日本的不忘搜一下中国的,只是可惜没有太多时间玩。中国的夏休期开始后就盼着放暑假去玩,现在终于等到了。黄濑看着窗外隐约的大陆,笑得像只满足的猫。

黄少天压低帽檐缩在机场角落尽量不让太多人注意自己,出门忘带墨镜真是超级苦逼啊,被认出来就糟了。他正哀怨地盯着远处自己笑得牙齿白白的广告,突然视野里出现一个黄毛高挑墨镜男孩。
找到了!
少天低着头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掩不住的笑意在男孩面前一下子泛滥开。
黄濑低头看着少天眨了眨眼睛,在他开口前指了指前面。少天顺着看去,是自己代言的一个饮料广告,朝气蓬勃的。
大男孩笑得很开心,“你。”他用汉语说。
少天抬头看着他,被帅气温暖的笑容闪到,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
“黄、少、天。”大男孩认真地叫他的名字。
少天那么点会的日语全都忘光了,只呆呆地点头:“嗯,呃……ki…kise  ryota…a。”
“pu .”
“笑、笑什么啊!”少天立刻炸毛,拽着他胳膊往前走,十分不满,“要尊重前辈啊!”
并没有听懂的黄濑任由他拉着一路拖去打出租车,感觉十分开心。

坐上车后少天一掏出手机被上千的微博消息狠狠震了一下,打开才发现自己出门时手滑把黄濑的那条微博转了,楚苏戴那几个妹子给他刷了一排又一排的yoooooooo,还有一个刘小别破天荒评了一句“没成年吧?”
少天倏地一扭头,把正凑过头来的黄濑吓了一跳。
“你十七?!”
“……?”黄濑茫然。
少天只好又用英语磕磕绊绊地问,听懂了的黄濑很高兴地否认:“No! I've been 18 for two months !”
其实他想表达的是我两个月前就已经成年啦小黄少完全不用担心我喔所以干·什·么都可以完全没·问·题!
不过少天并没有领会到这层意思,一听到eighteen就飞快地回“人家早就满十八了哈哈哈不是谁都和你一样慢慢等我们小卢哒!”
完全没有考虑是否有歧义。
刘小别没回答,楚苏戴飞快地给他点了排排烛又来继续刷yoooooooo。
黄濑虽然看不懂但觉得很有趣,尤其是看旁边人时而炸毛时而得意的神情变换,会不时皱一皱鼻头,浅浅的绒毛下渗出薄汗。
真可爱,像个小孩子。



Dating 2


黄濑起床的时候少天正在厨房忙早饭,见他醒了只匆匆打了个招呼并且表示昨晚吃泡面只是意外今天一定要让你常常哥惊天地泣鬼神的手艺。
黄濑点了点头去卫生间洗漱,出来时少天端上来一盘煎鸡蛋。
顶着对方期待的眼神咬了一口,虽然边角有点糊但是味道意外地不错,黄濑赞赏地点点头;再咬一口,黄澄澄的蛋黄流出来,居然还是糖心的,黄濑眯着眼笑得满足得像只大型犬。
少天在一旁手插腰好自豪,完全忘了之前浪费了的四五个试验品。
黄濑悄悄瞥了眼垃圾桶里一堆蛋壳,嗯,就当没看到吧。

九点钟的时候少天拉着黄濑上街买菜——虽然完全不知道要买什么。
太阳暖暖和和得不那么烈,两个人走到菜场的途中用中日英三语加手势聊天聊得十分跟欢快,而且实在不行就用手机翻译,什么都无法阻止他俩的热情。
在菜场完全不必担心有粉丝,两人大大咧咧的,十分讨老大妈们的喜。
“这是什么?”黄濑问。
“唔……是苦瓜吧?阿姨!请问这个怎么卖?……啊,那阿姨一般都怎么炒才好吃?……嗯,噢,啊谢谢!……那这个呢?”少天觉得自己十分机智,自己这种阳光美少年,大妈杀手啊简直!这样完全不用回家查菜谱啊有木有!
少天扒拉零钱的时候,卖瓜的大妈朝黄濑笑:“你们兄弟俩长得都很好唷,你弟弟真活泼啊。”大妈讲粤语,黄濑半个字也不懂,只好友善地微笑,少天听见了,立马窜过来:“我是哥哥啦我是哥哥!”
大妈愣了一下:“噢……你弟弟营养很好啊。”
少天付完钱气哼哼地朝黄濑瞪了一眼,视线还得抛高点,十分不爽:“我让的!”十分入戏于哥哥的角色,拽了还在茫然的黄濑就走。

少天走了两步略哀怨地嘟囔了声:“吃什么才会长这么高啊……”黄濑戳了戳他,表示听不懂求翻译。
这种话怎么能让你听懂,少天哼唧,想着反正横竖他也不懂便大声道:“我说!吃什么才能!长这么!高!”还是讲的汉语。
黄濑勾起一个狡黠的笑,慢悠悠地把手抬起来,握着的手机里软件刚好把少天的话用日语翻译了出来。
“噗。”忍不住喷笑出声。
少天简直恼羞成怒,拿苦瓜糊了他一脸:“懂不懂尊重长辈啊?!”
黄濑抖着肩膀把苦瓜拿走,恍悟,指了指身后那个苦瓜摊子的大妈,又指了指自己:“高,so哥哥?”
“弟弟!我比你大!!!你是弟弟!”
“噗,哥哥。”
“弟弟!@/#%&*#!!!£$¥%/……”
少天嘴炮大开有越来越汹涌收不住的趋势,黄濑只好止住笑对着手机说了句话,然后放到少天耳朵旁边。
机械的女声毫无生气:“不用担心,哥哥,多喝牛奶一定可以长高。”
我是不是应该有点小感动?!但是这样说出来简直羞耻play好嘛?!
两个人在菜场开始追逐战,身后的大妈怜爱地感叹:“兄弟俩感情真好啊……”

回到家已经十点半,玩得太欢快,少天已经完全不记得大妈们讲的做菜步骤,只好拎出菜谱和黄濑一起在厨房里研究,如临大敌。
“勾芡……什么意思?你造吗?”
“……啊咧?”
“算了,换一个……呃半碗面粉……打蛋去蛋清……”
少天拿筷子搅和碗里的东西,觉得太粘稠又去加水,水龙头一开就哗啦啦淌了半碗。
黄濑怜惜地看着他……碗里的面团。
“……没关系!再加点面粉好了!”
“……”
半小时后,少天捧着一大碗浆糊,在想如果放到锅里油炸着吃会不会死人。

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黄濑伸出食指挖了一点这个粘稠胶质,左看右看,最后抹在了少天脸上。
“喂喂喂你干嘛……靠!”少天还没做出反应黄濑就又挖了一大块糊了他一脸。
“哈哈哈小黄少这样子可萌……诶诶诶别生气啊……呜哇别拽弄到头发上了!”
又过了十分钟。
少天努力把脖子后面的浆糊抹掉,深呼吸了两口,“还是叫外卖吧……”。又踹了踹蹲在角落笑个不停的黄濑:“喂,你把这里收拾干净!”
“诶??!为什么?!”
“还不是你先开始玩的!不然我们早就吃饭了黄濑你幼不幼稚还玩这种游戏……”
“可是小黄少也玩得很开心啊。”
“……不要打断别人说话啊啊啊你快点弄干净不然没饭吃哦饿死了我才不会管你……”
“好叭我只会洗碗。”
再次被打断的少天再次深呼吸,“那就把碗洗干净!”然后冲出厨房打电话。
刚挂电话就听见一声响亮的“咣啷——啪!”
“要你何用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连碗都会摔着!”
“啊抱歉……手滑了。”黄濑心虚地扭过脸,“那你自己洗……吧?”
“让你看看本大爷的神手速!”
半分钟后。“咣啷——啪。”
“……手滑。”
“噗。”
“笑什么笑来战啊啊啊?!”
外卖小哥很不解为什么这家开门后男主人和……男主人都衣冠不整而且混身上下的……呃,夭寿啊。
现在的年轻人啊……看到了会不会长针眼唷……?

下午少天带黄濑去了小吃街,试图做到现在吃饱就不用费脑筋做晚饭,事实证明这么想实在很天真。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烈日火火下一路追逐打闹还要各种机敏躲粉丝,烤串儿凉皮面点心什么的完全不管饱啊!
囊中羞涩的少天和一脸我饿了的黄濑趴在天桥上欣赏晚霞,红光满天,“真美啊……就像西红柿炒鸡蛋。”
黄濑懒懒地嗯了声,拿着手机玩投篮游戏,身上汗没干,晚风一吹凉凉的,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少天以为他感冒了,一阵紧张,神经一扯就扯出一个好办法:“我带你去俱乐部吧!”
由于训练营在暑假有训练,俱乐部的食堂一般中午晚上都有开,两人赶到时厨师正在收拾残羹剩饭,少天大叫着等等冲过去,得到友善的大叔大妈体贴递上的一盘……秋葵。
嗯其实喜欢欺负队内王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不过大叔大妈们听说有客人后还是摆出了正经脸端上了拿手菜。
黄濑吃得很开心,他觉得这顿晚饭是这两天里除了少天的那个蛋之外最好吃的。大概是因为吃的是小黄少习惯的食物。
也因为小黄少吃得很开心吧。
……不过没什么他不喜欢秋葵呢?黄濑戳了戳盘子里的菜,突然叫了一声黄少天。
少天半张着嘴茫然抬头,黄濑立刻塞了什么食物到他嘴里。他嚼了嚼咽了,然后才反应过来……是秋葵。
简直生不如死。
黄濑被敲了个爆栗,捂着脑门嘟囔不能挑食,心里有点小惊讶。他原本以为小黄少会像正常人那样条件反射地吐出来,结果他却毫不迟疑地咽了。
这是……他很信任自己啊。
黄濑体贴地递上一碗水。
真是可爱的人。

 


Dating3


这天外面降温,风雨欲来。少天想着要好好珍惜这种难得的凉爽天气,便拉着黄濑去小区球场教他打篮球。

少天一边吹嘘自己初中高中打篮球都很厉害,一边在三分圈上投了个篮,球砸在框上,骨碌碌滚了一会儿,滚了出来。

“呃……失误!”少天去捡球,这次换了种方式,三步上篮!得……呃,球碰了下篮板,又一次掉了出来,还砸了他一下。

“你笑什么啊笑!你来啊!就站在那儿!不许动!”少天把球扔给黄濑,三分线外的黄濑单手接了球,没做什么准备就随随便便一投,咣啷一声进了。

“像你这样的王牌不应该投一个空心的才能对得起你的名号嘛?!”少天把球扔回去。

黄濑哦一声,无辜地点点头,一抬手,球划了道弧悄无生气地落地。

黄少天表示他受到了伤害。

 

黄濑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教人打篮球啊……伸手默默比划了一下身高差,差好多啊。而且怎么看小黄少打球的姿势……都是没经过系统学习的野路子啊。

他默默走上前去纠正了一下少天的投篮姿势。

自称篮球很厉害的少天受到了会心一击。

 

“你那个……必杀技,perfect copy?”少天很心宽,自顾自地拍了两球后气喘吁吁地过来想让黄濑展现一下英姿,黄濑皱了皱眉:“可是只有比赛场上才会用啊。”

“……好叭。”少天抱着球有点失望。

黄濑转了转眼珠,起了坏心思:“不过要用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然后在少天小孩子一般期待的眼神中拍了拍球,三步上篮,第二步脚滑,第三步勉强投球,球没进,砸到框上弹下来,咣唧打在刚刚稳住身形的黄濑的背上。

完美无缺的模仿。模仿了少天之前悲惨的一幕。

身为长辈的少天受到了会心二击。

 

上午投篮,下午带球过人,少天也没指望学多少,本来只是想玩而已。不过他投球的确越来越准了,还跟着黄濑学了几个花样耍帅姿势。

两个自恋帅气的人在一起,总是很处得来。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黑云压城,少天刚想叫黄濑回家,就被双手乌黑的对方在脸上抹了一道。

“黄濑!!!说了多少次要尊重长辈!!!”少天怒起直追,浑身是汗。暴雨就在这时哗啦降临,好不舒爽。黄濑等了一捧水,在少天追上时朝他脸上一泼。

黄少天:“……”

 

打完水仗回家时两人浑身都湿漉漉的,脱上衣的时候黄濑突然扑哧一声又笑出来。

低头看了看自己白嫩软的肚皮,再看了看对方明显的腹肌,少天大概知道了他在笑什么。

身材好了不起啊?!

一直未没有小肚腩自豪的少天受到了会心三击。

黄濑一笑就笑个不停笑蹲在地,本来想伸手戳一戳,被少天一巴掌拍下去。他就这样半仰头看着一脸愤懑的少天笑,觉得他特别好玩,炸毛了更好玩,忍不住就想顺顺毛摸一摸。

少天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不一会儿也破了功,毕竟大帅哥的傻笑的杀伤力还是很强的。这一刻他觉得,黄濑也只是个单纯的大男孩而已。虽然他个子高高的有点威压,外冷内热捉摸不透,此刻却是最真实的样子,开朗,温暖,就像个太阳。

他忍不住弯下身揉了揉黄濑的毛:“别笑啦去洗澡啊,不然要感冒。”

黄濑抬头和他对视,窗外雨声哗哗,他只听到小黄少温柔的关心。一秒,两秒,三秒,在对方耳根泛红时,满足地蹭着他的手点了点头。


【TBC】

争取下午撸完(๑•̀ㅂ•́)و✧!

还有好多梗呢orz

评论(6)
热度(44)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