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周翔/性转] 孙翔不高兴·下

被自己甜哭了……


点我看上篇

 

>>>

 

“咣!咣!咣!”

 

三下猛烈的敲门声吓得我一哆嗦,下意识地把手往胸前一缩。我冰凉的爪子正捉着的周泽楷的的温热的手掌猛地一挣……我抓得太紧没挣开,陡然发烧似的变得烫手。

 

“……孙翔啊,你干嘛呢?”叶修靠在后门上懒洋洋地问,笑容意味深长。

 

她那一脸似笑非笑捉奸在床的表情让我一个激灵松了手,后知后觉地感受到这片刻的迷の寂静。我十分珍惜时间地在这一小会儿不动声色地转了下眼珠子,掠过自己今天还好扣到第二个扣子的校服领口,飘过周泽楷从耳根一路上飚的红,再倏地平移去瞅江波涛。

 

除了目测出了C cup,还和江波涛同样平移过来的视线撞到了一块儿。那眼神极其促狭,促狭背后居然还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简直细思恐极。

 

“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你和小周出来下。”叶修挥了挥手上的大白纸极其欠揍地喊。

 

我默默朝她翻了个白眼,拿起还没吃完的冰淇淋,跳下课桌跟着周泽楷走出去。

 

双脚踏地的一瞬,心里好像一下子泄了气。之前不知哪来的冲动消失得无影无踪,还反噬一样造成莫名的紧张,心跳得慌乱,尤其是看见站起来的周泽楷对往地上蹦的我伸了下手,做了个要扶的动作却顿在了一半的时候。

 

我刚才想说什么?

 

周泽楷,我——

 

我什么?

 


叶修和周泽楷讲下半学期学习部的事情,表示学校要求以后一切活动从简。我心不在焉地咬着勺子听着,偶尔抬头瞟两眼周泽楷。

 

他就连听叶修扯淡都是一副认真的样子,偶尔被叶修调戏了就会无奈局促地翘一下嘴角,和平常无二的面孔。

 

我想起来,这张脸在面对我差点不及格的语文卷子时还会略微皱眉表现责备,在我抱怨哪个老师神经质时还会浮上温柔理解的笑,在我不满他把我点的冷饮换成热可可时还会固执坚持地绷一下……

 

越想越心擂如鼓,一下下敲打出的都是慌,慌,慌。

 

这么一张帅脸,看多了却反而没有抵抗力了。

 

我刚才是想告白?……我居然是想告白。

 

我突然很想以后远远地逃开再也不见他。

 


“回神啊!小周都被你看脸红了!”叶修突然拿纸在我面前扇了一下,又啧啧啧两声:“不过也能理解你多看几眼哈,以后就没你一个小部员什么事了,基本上你俩公事上就见不到了。”

 

“啊?……喔。”我眨眼间收回目光,愣愣地想自己一定是魔障了。

 

叶修走后周泽楷戳了戳我,用极贫瘠的语言问我之前要对他说什么,我说我忘了,他很不相信地盯着我看,我就转身跑了,那视线有如锋芒在背,灼得人难受极了。

 

我是不是该高兴一下老天帮我做的决定?前一刻还在想以后是不是不要见周泽楷算了,下一刻的事实是,就算想见他大概也见不到了。

 

这学校那么大,不同年级的时间分配也不一样,不特意就不会有什么天意。

 

大概当你不想见一个人的时候,老天也会很温和地,让最后的侥幸都不留。

 


 


半年没见,眼前准备翻墙的周泽楷已经高三了,还是闪闪发光的,恍惚间却觉得缺了点生气。

 

他还是走路不看人的一脸面瘫样,翻围栏的动作倒风骚得一塌糊涂。长臂一伸,抓住两根铁栏杆,稍一使劲两脚蹬上围栏中间菱形的空当,再握住最上面的一道横栏,轻松一跃一个空中转体,校服外套风一样哗啦扇过去,一张帅脸,带着淡漠的神情,明明暗暗地切换了好多次。

 

“周泽楷!”我的叫声在一群人包括我自己的惊讶中脱口而出。 

 

这时他已经翻到了外面,一只脚还踏在菱形空当上,握着围栏的手紧缩了一下。他抬眼看向我,目无一切的呆转成茫然再转成意外,被光刺着微微眯起,眼里有细碎的亮纹,像波光粼粼的湖面,一下子生动起来,带了愉悦还有……期待?

 


“……周泽楷。”

 


这半年我还真的一次也没见过他,想也不怎么敢想,生怕又魔障似的对他有想法。


可是现在我有点理解那些小说里我无数次吐槽的飞蛾扑火的女猪脚的蠢爆了的感情线了。因为真的有这样的人,轻轻松松一个侧影一个回眸,就能把你之前所有的自欺欺人变成实体的徒劳,重重地压在胸口,给那已经很狂肆的心跳,再加上一个效果器。

 

咚,咚,咚。

 

我还是变成了那个自我唾弃的傻白甜少女。

 


“帮我带份盒饭。” 我隔着栏杆递给他五十块,“不要青椒,多点肉。配冷饮。”就和半年前每一次嬉笑着说的那样。他嘴唇掀了掀,还是无声,点了点头,好像所有的话都化成了最后的一个浅浅的微笑。

 

唐昊吸溜着她火辣辣的米线,摇了摇头,一脸的哀我不幸怒我不争:“你栽了。孙翔,你真……哎我靠!”

 

“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全部的短裤都剪成裙子。”我给她一肘子顺带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她毫不客气地朝我腿肚踹了一脚:“剪成破布给你做婚纱啊。”

 


十分钟后周泽楷一个人回来了,递给我一份没有青椒很多肉的香喷喷的盒饭以及……一杯热可可。

 

“说好的冷饮呢?!”

 

“冷的,不好。”他风流倜傥地翻过围栏,放了一个闪瞎眼的微笑技能后拍拍手走远,好像开心得不得了。那技能携带的僵直效果在我身上持续了半分钟,刘小别趁机把她的耳机塞进我耳朵:

“……给你快乐,你有没有爱上我~”

 


你有没有爱上我?

 


逃避有什么用,躲到最后等来一场挽不回的爆发。

 


周泽楷,周泽楷。我喜欢你,周泽楷。

 

 

 


 

我十分不高兴的是这句告白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挡着,到了周末我还没能说出去。


周末有场春季运动会,我参加的1200米在下午三点开始,然而这之前,我都没看见周泽楷人。我觉得我再找不到他就要气炸了的时候,唐昊过来告诉我,长跑项目每个跑道终点有学生会的拿水和毛巾迎接,她和刘小别很好地管了一次闲事,到时会让周泽楷等我。

 

“哈?他还敢来?到时我不揍他一顿我就不姓孙!”我把指关节捏的咯噔响。

 


两点五十五的时候,大团黑云飘过来,打雷了。

 


刘小别来到报名处给我戴了顶不知道从哪拽下来的半透明雨帽,我摘下来糊了她一脸,糊完后又揣回了兜里。我昨天才洗的头,嗯,头发是黑的。

 


三点钟的时候,我站在第七跑道,枪响冲出去的那一刻刚好看见一道闪电。

 


一圈四百米,第一圈跑完我排第三,操场边不知道哪个神经病在喊翔姐加油……我跑完了非得把他揪出来暴打一顿。

 


第二圈跑完还是排第三,我看见起终点处好像有个江波涛,杜明也在,上蹿下跳地,“那是翔翔?翔翔诶!小翔加油啊!”

 

 

翔翔你妹……杜明是吧,待会儿连带周泽楷一起揍。

 


三点零三分,加速后我好像领先第二名大几十米,隔了半个操场望过去,终点处已经有一部分人在等着了,但是没有周泽楷。

 


这个时候又打了一道闪电,半分钟后一阵雷声,大概要下雨了。我跑得口干舌燥,仍然在加速。周泽楷并不在,但是我好像看见他就在前面等着,我得跑过去,我得扑到他怀里,我得在那么多人——全校人面前,对他告白。



我还要揍他一顿。

 


 

还有三十米。

 


 

下雨了。淅淅沥沥,哗哗啦啦。

 






 

周泽楷还是不在。

 




 

我哐叽哐叽地跑着。

 





 

妈的。

 







 


 

我脚扭了。

 






 

到终点了。








 



 


 

他没来。






 

……靠。

 

 

 

 

我把刘小别友情赞助的雨帽戴上,原地感受了一下光速肿起的脚踝,深感自己就是个傻逼。裁判和围观群众那边混乱一片,我cos着小红帽默默地走开,一瘸一拐地去向医务室。

 

别来人找我,我不高兴,我想静静。

 


上完药我往床上一躺,软乎乎,当即就打了个哈欠。白色的隔离帘一拉,视野里到处都是白的,让人什么也提不起劲去想,满腔的气愤一口气一口气地呼出去,化成委屈吸进肚子里。

 


我喜欢他干嘛,脑子有病了才喜欢他。


周泽楷你大爷。

 


 

外头医务室大姐在讲电话,多大人了还撒娇卖萌让男友来接她,我听一句诅咒一句,然后睡着了。


后来我是被一道炸雷惊醒的,以为睡过了上学迟到,一个鲤鱼打挺要起来,结果疼成了鲤鱼打滚。

 

滚到侧面,发现一个黑发湿身男子,左手一把刀,右手一苹果。

 


 

“……吃吗?”

 

“……吃你个头。”

 


 

周泽楷温婉地笑了一下,开始削苹果,端庄乖巧地好像下一句要喊声“老爷”。我白了他一眼,想骂人,又不知道从哪骂,只好看他动刀子。这人也真是神人,果皮居然这么长一截儿都没断。

 


 

“周泽楷?”

 


 

他抬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手上动作仍然优雅流畅。

 


 

“呃……你听过那种现代诗吗?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啊?”他低头抬头间,苹果已经削了一大半。

 


 

“你削你的,我给你举个例子。”


我一定要打扰他把果皮削断!

 



 

“……哦。”他再低头,手上速度稍微慢了点儿。

 



 

“泽楷。”

 


 

他手顿了一下顿了一下!

 


 

“我饿。”

 

 


靠果皮怎么没断……

 


 

“题目就叫,对一个负心男人的讨伐。”

 


 

“啊断了断了!……嗯?你突然抬头看我干嘛?”

 

我的欣喜还没有缓过劲儿来,觉得他有点莫名其妙,眼睛睁得比平时大地看向我,幽深幽深的清水潭上浮光掠影地划过一点看不明了的情绪。他有点局促地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苹果又笑了一下,有点无奈的样子,刷刷刷两下削完,嘴角翘得开开心心地把苹果递给我。

 


 

……等等他为什么脸红了啊?!

 


 

他盯着我看直到我把苹果三两下啃完,然后默默解释道:“之前,老师找,有事。”

 


 

他给我抽了张面巾纸擦手:“对不起。”

 


 

我捏着面巾纸,闻着茶香味儿,突然就一点儿也不觉得不高兴了。

 


 

“雨停了。”他往我身后的窗户看了一眼,“我背你回家?”

 


 

我有生之年居然能听到他说那么多字!

 


 

我哦了一声,在他转身蹲下后趴到他背上。

 


 

卧槽温热的脖颈!

卧槽暖和和的手掌!

卧槽如此有料的肩膀和后背!

我整个人顿时体温飙升得要烧死自己,脑袋里全线短路,心跳声顶得耳膜胀痛。

 


 

我正在被喜欢的人背着啊!

 

我拇指旁边就是他跳动的颈动脉啊!

 

我再不告白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

 



 

 

“……周泽楷。”

 


靠怎么办还有十分钟就到家了。

 

 

 


 

“嗯?”

 


他这一口气把我小拇指电麻了。

 

 

 


 

“周泽楷……”

 


今天的晚霞好红啊我该说些啥啊要怎么说。

 

 

 


 

“嗯。”

 


他很认真地点了下头。

 

 

 


 

“周泽楷。”

 



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在。”

 


 

他笑了一声。

 

 

 


 

“……泽楷?”

 


 

你喜不喜欢我?

 

 

 


 

他突然不走了,停了下来。

 


 

“孙翔。”

 

他看着脚下的路,翘着嘴角。

 


 

“哎。”

 

我有点方。

 

 

 


 

“孙翔。”

 

他抬头,看着侧前方,那里是个巷口。是他打了一场架“救”了我的地方。

 


 

“……嗯?”

 

我环在他脖子前的手指绞在一块。

 

 

 


 

“孙翔。”

 

他侧过头来看着我搁在他肩膀上的脑袋。

 


 

“说话!”我色厉内荏。

 

 

 


 

“孙翔。”

 


 

他夕阳的余晖下一笑惊心动魄,眉目染得流金逸彩,蝶翅般的眼睫又长又稠密。深邃如潭的眼里装着一张摆着慌乱表情的脸,雨后火烧的天边浮在黑瞳仁的边角,化温柔的高光。

 

 

他缓慢地眨了下眼睛,以几近虔诚的神情用嘴唇轻轻蹭了下我搭在前面的手背。

 


 


我整个人快自燃了。

 


 

“周泽楷我喜欢你。”我朝他扯出一个乱七八糟的笑,感觉要哭了,“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

 

 

 


 


 


 


 

我是孙翔。

 

最近我很不高兴。

 

不高兴指甲花上学迟到,不高兴被老师骂没赶上午饭。不高兴对校草动了心,不高兴运动会下雨只开了一半,不高兴脚扭了一周都不能跑,不高兴我连告白都差点没搞成,不高兴。不高兴。

 

不高兴的源头?

 

那个校草,如果不是两年前他替我打的一场架,我至于这么不高兴?

 

对,看什么看,笑什么!说你呢,周泽楷。

 

 

 

 

 


 

#FIN.

 


 

求双击求评论QAQ((。

评论(21)
热度(86)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