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叶乐]Fleeting Time 01

师生年上。年龄差7岁。
乐哥三次高考。

流水账,前期有点啰嗦……
 
 

 
WEEK 01 /DAY 001
 

    张佳乐睡了两节课,“诶,乐哥。”前排小女生戳戳他,“……你昨晚几点啊?”
    “……三点。”张佳乐艰难地把头扭到一边避开过分刺眼的阳光,嘟囔了一句。
    “哇你不怕猝死哦?干什么的?”小女生站起来帮他把窗帘拉合,“下节英语课不是说新老师来上,你还要睡?”
    一颗英语课代表的良心挣扎着蹦了一下,张佳乐慢腾腾地爬起来:“游戏带人抢BOSS。”
   “抢到了吗?”
    “没有。”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噢,节哀节哀。你知道新老师是谁吗?”小女生花痴期待状:“听说是帅哥。”
张佳乐鄙夷:“谁说的?陈果还是老吴?上回你们见到化学老师之前还说他是神一样的男子。”
    他们化学老师是魏琛。
    “……啊今天天气真好,乐哥你今天特别帅。”小女生果断转移话题。
    头发睡成杂草的乐哥朝她龇了下牙。
 

    张佳乐去卫生间洗脸,顺便掏出手机和孙哲平聊了两句。
    “你才睡醒吧。”孙哲平挺了解他。
    “滚蛋。”张佳乐抓顺乱毛,“老吴出国了,下节英语课有新老师。”
    “哦。打个照面后你英语课不还是睡。”
    “说得好像你熬到三点今天不困一样。”
    “我今天上午没课。”
    “/再见/再见/再见友尽吧大孙。”
    听眼操要结束了,张佳乐关了手机回班级。从后门迅速溜进去,屁股还没挨到凳子就听一个熟得让人吐血的声音响在耳旁边:“乐哥,你还在这儿哪?”
    一个激灵。
    前排小女生笑得花枝乱颤。
    张佳乐磨牙:“叶——实习。”
    “叫老师。”叶修拿教案拍了他后脑勺一下,“迟到半分钟,上来默写。”
    “……上课铃没打呢。”
    “错一个抄十遍。”
    “我没背。”
    “五十遍。”
    ……诸事不顺。
 

    最后一节阅读课,图书馆空调坏了,张佳乐不想去,找叶修签假条,叶修在这些事上向来爽快,两下写好给他,然后收拾东西回办公室。
    张佳乐把假条交给前排女生,背着书包跟上叶修。
    “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没事干。”
    “没事干你上课去。”
    “我病了。”叶修刚才给他写事因是生病。
    “……那你去医院,有病早点治。”
    张佳乐不说话,就跟着他,办公楼静悄悄,除了高三部没有其他老师。
    “有意思么你跟着我。”叶修推开门,英语组六张桌,没人,张佳乐以主人的姿态抱着包往叶修桌前一坐,自觉得很。
    “张佳乐。”
    “哎。”
    “你还把我当老师吗?”叶修脑门跳井号。
    张佳乐想我哪能把你当老师啊。
    “当然当然,您是美丽的园丁,对待祖国的花朵如春天般温暖。”笑眯眯地。
    叶修拖来另一张椅子坐,把张佳乐往墙边踹了踹,冷漠脸:“祖国的花朵,你省点力气赶快把那五十遍写了。”
    上节课默写张佳乐少写个s,很心塞。
    叶修改卷子,数着人数不对,问:“祖国的花朵,你卷子呢?”
    张佳乐正郁闷地抄五十遍短语,字写得龙飞凤舞,条件反射地答没做。
    叶修没了下文,卷子改得飞快,ACBAD,DCBBA。
    张佳乐回过神来,又郁结了,“不是,你有责任心没,学生不交卷子你就这态度?”
    “管你呢,学不学你自己的事儿。”叶修头都不抬。
    “你老师哎。”张佳乐谴责他。
    叶修瞥他一眼,“你都念了两年高三了。”
    张佳乐于是一口气噎着说不出话来。叶修意思很明了,自己走了两回独木桥,有该有的自知,老师想管不想管都管不了。不过他就是不太爽,感觉叶修放养着对他,不在乎也不上心的样子。其实他作风似乎一贯如此,现在却觉得过分冷漠。
    我在你眼里和其他学生有多大不同?
    张佳乐想,就不信黄少天不交卷子他也是这态度,叶修起码会让他背篇作文做代价。
    心塞,于是赌气似的,张佳乐把抄了一半的五十遍一推:
    “那我——”也不抄这五十遍了。
    “张佳乐你卷子什么时候交?”
    “呃,啊?噢……”被叶修吓了一跳,话没说完,递出去的二十多遍也缩了回来。“卷子……你对着改的那张就是我的,我没写名字。”
    “嗯?你做这么好?我还以为是老吴写的答案……你刚才说什么?”叶修把最后一张试卷改完,凑过去看了一眼张佳乐的罚抄,“字体挺漂亮的,但你就不能工整点?”
    “……没什么。”张佳乐一下没了气势,好像前一秒你生气他不理你的人,突然回来摸了摸你的头。心想:噫,他刚才是在夸我?
    这边张佳乐还在发呆,那边叶修已经顺手拿红笔要给他卷子写上名字。余光瞥见,张佳乐急忙扑过去:“哎你别拿红笔写我名字!”
    叶修被他没轻没重的一抓,手腕刺痛,不满道:“干什么呢?!”
    他就写了一个“乐”,字迹飞扬,笔水鲜红,张佳乐一时呆住,心想不对啊这人怎么能把字写得那么好看我自己写名字都没这么飘逸过,嘴上却嘟囔道:“不吉利。”
    “你还迷信哪。”叶修把他拨拉回一边,揉了揉手腕,把试卷码好放在一边,拿出书来备课。
    张佳乐继续写他的五十遍,看着密密麻麻的字母,映在眼前的象还是刚才一瞥间的张扬一字,像一只燃烧的蝴蝶,翅膀扇起灼热的风。
 

    “你电脑能不能用?”张佳乐写完罚抄实在坐不住,在下课前十分钟向叶修的电脑伸出了魔爪。
    叶修嗯了一声,“你要玩扫雷吗?”
    “……不要。”张佳乐对着桌面发呆,然后鼠标指向了文件夹,“电脑里东西能看吗?”
    “随便看随便看反正没有考试卷稿。”叶修揉了揉眉心把书合上,打了个哈欠,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张佳乐没注意叶修罕见的困得要死的样子,正在好奇他桌面上照片文件夹里标号123的都是啥,随手点开一个2,被里面几乎喷涌而出的——自己的照片吓得不轻。
    “我——靠?!靠?!!”张佳乐一手拽过旁边刚被他一声惊叫吓醒的人,一手戳着屏幕上照片中自己的脸,对着叶修不可置信道:“叶修你暗恋我吗?!”
    声音不可抑制地扬上去吊出惊吓,尾音又弱化成羞愤。
    妈的为什么有我1个G的黑历史???我自己都没那么多照片吧好吗???
    叶修看看屏幕,又看看张佳乐,一脸喵的智障:“照片是苏沐橙存的。”
    “……”信息量有点大。
    “苏沐橙暗恋我!?”
    “……”叶修一巴掌把他爪子拍下去,有深深的无力感:“她负责的校园内刊和论坛都有校草专栏。”
    张佳乐反应了两秒钟才明白,他的黑历史都是为服务校园花痴女生的。
    居然有点失落。
    恰时下课铃响了,他回头关电脑,又好奇那个标号1的文件夹,想点开看,“那这个文件夹里是谁?”校草难道不是只有我一个?
    叶修手一伸按住关机键,在他点鼠标前关了电脑,理所当然道:“周泽楷吧。”
    “……噢。”都忘了自己独领风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问题的答案都毫无爆点,让人没劲。张佳乐拾掇好书包跟在叶修后面出了办公室,看着他锁门,淡淡道了声拜拜往校门口走,心里空落落的。
    本来好像有种隐约的期待,不知来处,轻描淡写如水上的落花,捉不到,流走了,又闹心。
    “叶修。”不自觉地就叫住他。
    “嗯?”
    中午吃食堂吧。我请你吃个午饭吧。我饭卡没钱了。你请我吃顿饭吧。你中午在宿舍吗,在图书馆吗,我去找你啊。活动课你在学校吗。晚自习你在班级吗。我去找你。
    ……别走那么快。
    “你鞋带开了。”
    “哦。”
    “回家了,拜拜。”张佳乐转身半跑着走远,看起来像是迫不及待地要回家吃午饭。
 

    晚上吃饭就张佳乐和喻文州两个人,少天下午被拉去参加化学竞赛了,说要一个星期。吃到一半,找不到座位的苏沐橙和楚云秀过来拼桌,评论道那这一周可有得清静。
    楚云秀笑,指着沐橙的盘子:“你高兴得今晚吃那么多?”
    “中午没吃饱呀。”
    “嗯?叶修呢?”
    “他中午在食堂啊。”
    张佳乐咬着筷子愣了一下,喻文州看了他一眼。
    “他饭卡有钱吗?”文州道,“还没开学呢。”
    苏沐橙摊了摊手表示她不清楚,云秀开玩笑说等谁请他吃饭呢吧。
    张佳乐还在发呆。
 

    “你上午最后一节课去叶修那了?”吃完了饭两人在操场散步,喻文州问道。
    “这么明显?”张佳乐碾了碾脚下的小石子,一脚踢远。
    喻文州笑了笑,没再说话。
    远方的天有沉沉的云,夕阳的余晖像是被乌云挤压着溢出来的颜料,和散不开的热气搅和成起不了风的粘稠。
    闷热得让人压抑。
    过了一会儿,张佳乐突然道:“你说,叶修……叶修他到底——”
    “谁知道呢。”喻文州打断得也突然,“你不要想太多。”
    张佳乐一愣,反倒笑开了:“你让我不要想太多?被同学们戏称心机boy的不是你吗?”
    喻文州颇为无奈:“我是说你不要瞎想。上午你见到新老师是叶修不是挺高兴的么,那不就行了。”
    “是是是,我每次见到他都挺高兴的。”
    喻文州给他一个“你开心就好”的表情,张佳乐被他看得小不爽,转移话题道:“少天就这么去参加竞赛了,暑假时你和他和好了?”
    喻文州只抬头看了看灰暗下来的天,说:“快回班级吧,要下雨了。”
    气氛又冷了下来。
    八月底的一场暴雨轰然而至。
 
 

WEEK 01/DAY 006
 

    周六一天都是自习,张佳乐看书看得烦了,晚饭前的一节课偷溜去操场和人打球。打得痛快,满身汗,连带着心情也舒爽了不少。
    在食堂碰见饭卡没钱的叶修,张佳乐大方地请他吃了一顿。
    “你和谁打球的?”叶修有点不忍直视张佳乐狼吞虎咽的样子。
    “方锐周泽楷他们。”吃得太快有点噎着,张佳乐捏着筷子定住,等食道里那一坨慢慢滑进胃里。
    “高二的已经来学校了?”
    “是啊,今天都27号了。”
    叶修哦了一声,慢吞吞地嚼着嘴里的面。张佳乐在他对面喝粥,捧着碗垂着眼,不停地有汗从发梢额角滑下来。他们坐在窗边,扑面的是热风,头顶食堂的风扇也摇摇晃晃,把夕阳的晚光吹得分散。张佳乐几缕头发被吹起来,显出一种金红色,他伸手撩回耳后,侧脸也是暖调的。
    叶修望了他一眼,道:“过几天开学例行检查仪容,你头发得剪。”
    张佳乐没听见似的,喝完了粥,放下碗把流海往上一撸,叹一声好热就瘫在了椅子上。对着窗外的夕阳转了转眼珠子,他又神采奕奕地爬起来,“你说实话,我帅不帅?”
    叶修差点呛着。
    “你要是说帅,我就去剪头发。”
    “你现在校草榜第二名,干脆剃光吧,说不定就第一了。”
    “我没问那些女生怎么看,我就问你,我帅不帅?”张佳乐上身略微前倾,脸凑近,眼睛执着地盯着叶修,他撸上去的流海零散地落回脑门,晃悠悠地扫过眼睫,煽动着眼里的小簇火焰。
    叶修和他对视着,鬼使神差地就上手揉了把他的头发,“染得挺好看的。”
    张佳乐没料到这一出,一脸懵,反应过来后有点暴躁:“答案跑题啊!”
    叶修正一脸嫌弃地把摸到的一手汗擦到张佳乐衬衫上,敷衍道帅帅帅,然后端着餐盘走了。
    张佳乐端着盘子追上,走了两步又慢下来,再追问也没意思,索性换了个话题:“这学期你带几个班?”
    “一个。”
    “社团那边呢?”
    “不带了。”
    “那你这学年很闲啊。”
    “还好。”
    “……”
    出了食堂,张佳乐也实在找不到什么话说了,只好和叶修道别,走去洗澡,走了几步回头,见叶修正看着自己。
    他站得懒散,眼神平静,见自己回头,抬手挥了挥。
    好像正注视着自己走远一样。



————————————————

这篇是双箭头!双箭头!双箭头!

评论(4)
热度(66)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