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伞修伞]听说



2015

他去电话亭打电话,投币时热风卷沙迷了眼,再睁眼时电话机咣啷两声吐出05年的硬币。硬币崭新得发亮,和他投进去的15年一元只差个数字。


叶修抬头望去,法国梧桐荫蔽下灰瓦白墙的平房还没有拆改成嘉世大楼,平静地在烈阳下吐息,人行道有砖块裂损散失,延伸向一个他未曾来过的杭州。


他踩着绿影沿路随意走,脑袋被晒得昏沉。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逼近,叶修侧过身让开,跑得太快的小男孩还是被石头绊了一跤,扑通摔倒在他面前,膝盖跌破一块。叶修扶他起来,怔怔地对着那稚嫩的眉眼,一时忘了说话。


不远处有一个药店,叶修牢牢握着男孩的手说我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男孩挣不开手,闻见身旁的年轻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又觉得他不像是社会人,故作轻松地说不用不用谢谢哥哥。


叶修低头看着他,看他有点紧张但故作笑脸,清秀美好,还很年轻,还这么小。于是松开手揉了揉男孩深栗色的头发,露出一个疲惫又自心底高兴的笑:“没关系,你别紧张。”


 

男孩坐在绿荫下的长椅上,叶修给他清理伤口,动作很小心细致,好像以前做过很多遍。风把树叶吹到他头上,男孩伸手摘下。

绿叶纹路清晰,被晒得有了温度。

叶修问他,你之前跑那么快干什么?

后面有人追。

为什么追你?叶修想想这画面,挺熟悉的,不由得笑了。

我妹妹的头绳之前被他们抢走了,我去骗回来了。男孩哼了一声,说他们笨得要死,就知道欺负小孩子。

叶修点了点头,处理好伤口站起来,问他,那好哥哥现在要回去找妹妹吗?

男孩说妹妹去图书馆了,他要去别的地方。

 


叶修跟着他来到一个小山上,山不算高,但是可以看得很远。天色马上要暗下来了,夕阳渐渐向下沉,晚光在还没建得很高的楼房间滑落。热风平息,飞鸟归巢,叶修站着看着,眼眶干涩。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男孩从这头跑到那头,像在找什么似的,蹦蹦跳跳,叶修生怕他再摔着,叫道:“苏沐秋!你小心点跑!”

他眼睛还干疼着,看不远处的男孩讶异转头,表情生动又模糊。

男孩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叶修眨了眨眼,眨了很多次,眼眶有点红。他说,我认识你。

 


你今年8岁,妹妹苏沐橙5岁。你们住在孤儿院。

站在这棵树下往西边看,有一座钟楼,太阳每天从它背后落下。钟楼里养鸽子,太阳落下的时候它敲响,一群白鸽子扑啦啦飞回。

你妹妹很喜欢这里的风景,因为有火烧云的时候很漂亮。

 


小沐秋一开始神色有点慌乱,又镇定地打断他,说,我妹妹还没来过这里。

你会带她来的,她会喜欢上这里。叶修道。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从未来来的。

你认识未来的我啊?小沐秋想笑,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不太正常,在说什么傻话。又不由得去相信,因为他说对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在找哪个视角看什么样的风景。

我……听说过你。叶修蹲在他旁边,垂着眼答道。

我很厉害吗?沐秋问。

很厉害,是个……大人物,会成为很有成就的人。会有很多人喜欢你。

赚了很多钱吗?

会的,很多。叶修看了看沐秋,笑着又补上一句,能给长大后很漂亮的沐橙买很多漂亮的衣服。

苏沐秋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饶有兴致地问,那你呢?

我嘛,比你差那么一点点,但也很厉害。叶修也坐下来。

“哈哈,不要担心,人生的路还很长嘛。”小家伙故作深沉地拍了拍叶修的肩,注意到他突然落寞的脸色和发红的眼眶,又慌了,“喂,你怎么,怎么好像要哭了?”

叶修抬手捂住了眼睛,咬着牙,嘴角的线条有点绷不住。

“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别哭啊。”

“……”叶修有点哽咽,“我有一个朋友……”

“朋友?那,那你实在忍不住就哭吧。”小沐秋一副同情了然的样子,“我们老师说,男儿不轻弹的是对自己的泪,因为那是软弱,但是为别人的泪可以流……”

叶修伸手又揉了揉苏沐秋的脑袋,他想笑的,但还是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苏沐秋看着身旁好像很久没有哭过的身形还算不上青年的大少年,看他渐渐哭得很凶,抖着肩膀,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看这个看上去很坚强的人哭得像个小孩。

他有点手足无措,一股悲伤涌上心头,来得莫名其妙。

 


叶修只哭了一会儿,抬起头时晚霞正盛,他站起来,在口袋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一个小钥匙扣,是挂在一起的银色的一片树叶和一颗子弹。

“送给你。”

“……为什么?”沐秋没有接。

“你可以当成是,未来的粉丝送的礼物吧。我说过你以后会是个大人物。”

其实是后来你送给我的。

叶修拉过他的手把钥匙扣塞进去。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声“谢谢”。

叶修牵着沐秋下山,小沐秋不想要他送,和他挥挥手道别。钟声突然敲响,平息的风又卷起,叶修知道这代表自己要回去了,他走进旁边的电话亭,又忍不住探头喊了一声。

“……沐秋!”

小沐秋站在红绿灯下回头朝他笑了下。

“过马路一定要小心!”

希望你永远不要出事。


热风卷沙而过,咣啷两声,电话机吐出两枚15年硬币,叶修拍了拍脑袋走出去,他本来想打电话问在哪里的沐橙正在嘉世楼前张望,看见了他,开心地招呼他吃晚饭。


叶修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个银色的小钥匙扣,树叶和子弹挂在一起,闪着光。他看了看,又塞了回去。


沐秋没有在这里。

 

 


2025


相似的天气,相似的时间,他从网吧后门出来买烟,不知道踩了什么机关吸了什么空气,打了个哈欠迎面就撞上正年轻的老板娘收拾东西。


趁她没注意叶修赶快溜了出去。不远处的大屏幕上放着新闻,第一届荣耀联赛即将开赛。


他往家走,刚到弄堂口就见苏沐秋穿着拖鞋裤衩出来扔垃圾,哼着歌,心情很好的样子。人一抬头看见因为走得急满头汗的叶修,吓得差点把垃圾砸脚上。


“你……是叶修的什么表哥来逮他回去的?”苏沐秋想,没听叶修说他除了一个双胞胎弟弟有什么其他亲兄弟啊,这人长得根本就是老十岁的叶修啊……


“……”叶修抹了把头上的汗,“我就是叶修。”

“哇,你穿越啊?!”

“对啊。”

“那你说说,我们得了几个冠军啊?”苏沐秋和之前那个小时候的一样,好像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兴致勃勃地询问自己的伟大业绩。

叶修开口就说四个,结果没发出声音,愣在那里。

苏沐秋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怎么,命运女神不让你说啊?”

叶修点了点头,苏沐秋很大度,拉着他说那算了,走走走,我们去山上聊聊。

然后他们又来到了那小山头上,站在树下面看钟楼。

“那座钟楼后来不敲了。”叶修说。这种话倒是能说出来的。

“拆了吗?”

“后来的后来拆了。”

“哦。”苏沐秋很平静,虽然他很喜欢那个钟楼,也和叶修沐橙去看过,但是想到它苍老斑驳的样子,迟早都会有这样的结局,躲不过变迁。

“说不了我,说说你自己呗?厉害吗?”苏沐秋又问。

“厉害啊。我……”得了四个冠军,马上还要去参加国际邀请赛。这种话又说不出来了,叶修只好改口,“比你强那么一点。”

“喂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好么,早说过了你不要太猖狂啊。”苏沐秋踹了他一脚,“我看你是真话说不出来就说谎哄我呢吧。”

叶修被踹了一脚也没反应,听到同样的话又愣在了那里,略感怅然。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于是摸了摸口袋,掏出一个钥匙扣,银色的子弹和树叶挂在一起,他问道:“你记得这个吗?”

“记得啊,我前几天不是才送给你。”

“那你记不记得这是哪来的?”

“好像是小时候孤儿院老师给的……记不清楚了,反正一直挂在钥匙上。”苏沐秋没在意这个问题,坐到地上,撑着头看晚霞,“我们未来会很顺利吧。”

“会的。”叶修不再纠结钥匙扣的问题,钻了个命运女神的空子,笑道:“我听荣耀女神说——”

“哦?”苏沐秋转头看他,已经长开的少年神采奕奕,表情生动又好看。


我们会得很多冠军,垄断冠军,联赛差点就办不下去。

听说我们的战队是最强大的。

听说沐橙长成了大姑娘,很漂亮。你赚了很多的钱,多到没人娶得起沐橙。

听说荣耀走向全球,我们一起参加了国际比赛。

听说我们拥有最好的伙伴,最好的时光,最好的人生。

两个人就笑着看天边的火烧云,就像他们晚上躺在床上吹牛一样,眼睛亮得像晨星。倦鸟归林,钟声响起,叶修心底翻滚起汹涌的难过。


苏沐秋又问,那我们呢,我们一直在一起吗?

他声音很轻,但是叶修听见了,心里沉睡的情感现在挣扎着醒来,撕扯着痛起来。

“一直在一起。”


 

他们下了山,走到兴欣网吧后门口,叶修伸手指了指,话说不出来,苏沐秋了解,挥了挥手道别。

强忍着突然袭来的困意,叶修又对马上过马路的苏沐秋喊道:“苏沐秋!过马路小心点!”

希望你这次能不要出事。


哈欠打完,脑袋也清醒,老板娘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又出去买烟了?!”叶修连忙伸出双手以示清白,溜进网吧,大家气氛友好欢乐地吃着晚饭。


沐秋没有在这里。

 

 


2035


看文件看得累了,叶修在自家阳台躺椅上拥着毯子睡了过去。

天气转凉了,叶修想,梧桐叶都黄了。他抬头看天,察觉到有人在他身后,转过身,看见青年苏沐秋从他头上拿下了一片叶子。

脆弱的黄叶冰凉,脉络残失。

“你又来啦。”苏沐秋看着他笑,“说一说吧,你又听命运女神说这十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这个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好看。

他的眉眼,从稚嫩到青涩到成熟,日复一日地闪着张扬的光;他身形抽条拔高,宽肩长腿,站在哪里都是一张海报;他手指白皙修长,指甲饱满,指节形状漂亮,打游戏时在键盘上飞舞,生活中做什么都是广告。他栗色短发柔软飘扬,带着笑看他,和很多年前一样。


好像又回到初见的网吧,或者一起生活的那条街道,轻易就有靠近的冲动。


叶修站在那里,穿着熨帖的西服,松了松领口,随意地叹了口气:“说什么啊,说什么你都会忘。”

说什么你都不在。

“你啊,以后不要再出现了。”忍不住想靠近。

徒添伤悲。

“你已经离开得太久了。”说话都有点颤抖。

久到要遗忘了。

“沐秋,再见。”

叶修后退了一步,秋风卷起灰尘,吸入肺里,痒到心口。他咳嗽着从梦里醒来,天色已晚,月光发凉。

 



2045


18岁的叶修有点气恼地拿起病床上的枕头砸向18岁的苏沐秋,“你怎么又来!”

苏沐秋轻巧躲过,笑嘻嘻地:“你怎么还没忘了我啊?”

“说起来我还是有点感动的,看来你没骗我啊。”苏沐秋在叶修旁边躺下,“我们也算另一种程度的一直在一起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难为你记得啊,那你怎么不记得过马路注意安全?”

床边的推车晃动了一下,药品滚了一地。

“哎我也是才想起来嘛。”

“我求求你快去投胎吧,别再来烦我了,沐橙儿子都成年了,你要早投胎说不定赶上叫我舅呢。”叶修下床拉开窗帘,外面下着暴雨,雷声隆隆毁天灭地的样子。

“瞎占什么便宜啊你。”苏沐秋站到他身边。“你病得很严重啊。”

叶修皱着眉,没有理他。

“之前一直是你说,那现在换我来讲吧。”苏沐秋从他左边绕到右边,“我从命运女神那里听说啊——”

你会活得长久,平安老去睡去。

沐橙会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

你的朋友们也一生喜乐无忧。

 

你忘不掉的人,下辈子还是会遇见。

 

病房突然开始猛烈地震动起来。

“叶修,这是你的世界。”苏沐秋抱住他,“因为你难过,天才下雨;你忘不了我,我才会出现。”

“……你忘了没有关系,”叶修拽着苏沐秋的领子,“反正我一直记得就很好。”他眼眶很红,却没有哭。

病房要塌了,墙皮簌簌落下来,天花板开始倾斜。

“那你快点醒来,死在这里,沐橙会哭的,我就不等你了。”苏沐秋笑了,几十年过去,记忆里他的眉眼还是很好看清晰。

叶修凑过去,给他一个迟到的吻。

 

病房里很安静,沐橙坐在床边削一个苹果。叶修睁眼,问她,我睡了多久?

沐橙想了想道,一个多小时吧。

她说,你好像睡得很不错,做梦了吗?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骗子。叶修想,我活得好好的,得了场重感冒你居然就说我要死在梦里。

“嗯,”叶修说,“梦见了沐秋。”

“哦……你们没在梦里打架吧?”沐橙点点头,把苹果切块。

“打了。”

“哈?真的?”

………………

 


他想起曾经听过的一首歌,歌里唱,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故人长绝,感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却无处可终,无可奈何。

梦回抓不住,记忆也残缺,它们苟延残喘。

只是所幸还能梦。

万幸我将一直记得,我会永远爱你。

 

 

FIN.


——————————————

我没有虐!是原著先动手的!

评论(15)
热度(34)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