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Ray

一只空有脑洞的大写的瘫//
吃得杂,产的杂// 真爱不吃叶受//大写的乐哥迷妹//
吭哧吭哧求交友(。・∀・)ノ゙

[叶乐]Fleeting Time (作死新版·上)

写在前面:因为之前的几章导致这篇文注定很长……估计没有时间和精力把全部搞完,并且前后文笔不搭自己读着也很难受……所以干脆写个精简版吧_(:з)∠)_


争取在3月前写完qwq 本来准备全部写完再发的,忍不住啊!(。)如果更完了会把前面几章删掉的……谢谢各位看官啦(⑉・̆-・̆⑉)



校园,架空,叶乐师生年上,肯定会he啦


——————————————————————



00

 

初夏一场雨过后楼前的树突然爬满了从树根蜿蜒而上的白色小花,有女生们课间路过,惊喜地拿出手机拍照,后退着找角度的时候撞到前进的行人。

“呀,叶老师。”

“叶老师好。”

“叶老师。”

……

叶修没怎么在意地点点头,又回过头道:“教学区不要随便玩手机。”

女生们嘻嘻笑着跑走了。

张佳乐趴在二楼的走廊上懒洋洋地看着他们,像一只阳光下餍足的猫。叶修正停留在那棵树前,似乎在看那些小花。于是张佳乐朝他吹了声极轻的口哨。

像一片叶子飘落。叶修转过身,抬起头看向他。

他们就这样对望了很久。

 


01

 

张佳乐16岁时上的高三,现在18了,还呆在高三没有走。从乐乐混成了乐哥,高兴了不高兴了都喜欢趴在桌上装死,睡个一整天,晚上回家打游戏,口水流到书桌上。

新英语老师叶修把他拎起来问间接引语的时态转换,乐哥这次真睡着了,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晚自习看杂书的时候就连人带书一起被叫去了办公室。

叶修桌上摊着一沓试卷,第一张的全对,左上角飘逸张扬地舞着一个“乐”字,好似一只火红的蝴蝶。张佳乐不满道:“你怎么又拿红笔写我名字?”

叶修聋了一般,翻着他的小杂书,姿态很随意地问:“你作业呢?”

“没写。”

“哦。”叶修把书还给他,“没写就没写吧。你也别去自习了,在这里看书也安静。”

乐哥目瞪口呆。

 

叶修在用电脑,张佳乐坐他对面,书没翻几页,只呆呆地望着叶修神游。想他到底想干嘛?……咦他是不是在搞这周的周练?不如偷偷把卷子搞过来……不过以前玩他电脑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电脑干净得像台裸机啥都没有,大概也不可能有存档……啧照片!他大爷的电脑里不会还有我照片吧?!

乐哥从昏昏欲睡状态一个激灵转醒,想起来以前在他电脑里看到的能有1个G的据说是苏沐橙存着留校园内刊校草专栏附图的黑历史,不由得烦躁起来,很想上手去偷叶修电脑。

叶修注意到他突然的坐立不安,伸出脚踹了踹他,“你今年是不是还要考IG?”

IG?哦……

张佳乐安静了一点。

这个学校他考了两年了,第一年没考上,第二年处于学生时代巅峰期但还是遗憾没竞争过王杰希。服气是有的,不甘更是有的。今年6月结果出来他是挺泄气,到现在也还觉得提不起什么劲。

但是明年还是要考的。

张佳乐一直自诩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极为明确的规划,简单来说就是考IG、国外读研、进入外交行业。他父母都是驻外工作人员,是这个目标存在的一部分原因。但具体说是什么时候认真决定下来的,他却有点记忆模糊了,好像经历了一段迷茫期。

“考啊。”他理所当然地答道。

“就你现在这个状态?”叶修正扔掉一只用完的红笔,“散漫、要求低、态度不端正。你不是16岁了,张佳乐。”

他说得漫不经心,但是一字一字也能把人砸得生疼,张佳乐却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他心里其实在想:放养就放养,你干什么又管我?

他不爽很久了,叶修对他的态度。作业不做就不做,上课睡觉就睡,自习课看书就看,不罚不骂,看起来像对他放了一万个心,其实根本就不上心。

你把我当你的学生吗?我在你心里和别人有多大的不同呢?

他不是黄少天,会因为一次默写错太多被罚写作文;也不是周泽楷,每次英语辩论赛前都能得到一周的指导。

他只是张佳乐。

而这个名字,看起来好像比其他人稍微重一点儿,称量起来却是若有若无的轻。

“关你什么事。”张佳乐垂着眼,翘着二郎腿,转到另一边,不再去看叶修。

叶修突然被堵,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心想他突然闹什么变扭,真是……崽越大越难养。

他该说什么呢,张佳乐既不是黄少天,也不是周泽楷。

他是张佳乐。

对他总是没什么辙。

 

张佳乐一言不发踩着放学铃走时叶修正在闭目养神,内心郁闷,半晌睁眼才发现人没了。杂书倒是还在桌上,图书馆的书,留了不少伤情少女随笔写的心得。

他烦躁地翻了翻,看到一句,“但是他们都太年轻,还不懂得如何相爱。”

 


02

 

张佳乐刚入学的时候是个14岁的中二少年,刺儿头型的,尤其爱显摆自己多能。但是毕竟年纪小,还一张娃娃脸,谁都当他活泼可爱,只有叶修不。

叶修刚二十出头,在一老教师后当实习生,偶尔也上上课,他给张佳乐他们班上的第一节课上讲完形填空,小孩儿就着一道题偏偏和他杠上,同学们都当玩笑,两人却争论得火热,叶修最后也有点气了,“邀请”他课后详谈。看着乐乐一脸骄傲地坐下,叶修牙都疼。

课后的详谈也无疾而终,叶修觉得恐怕这辈子都没办法给他解释清楚encounter和confront的区别了,终于决定闭嘴。然后他就看见小朋友得意地扬了下眉,日光下显得格外灿烂鲜活。

他几秒内仔细观察了下小朋友的脸,发现他是真的好看。垂眸时眼角那条线像被拉长,显出一种柔软的忧郁味道,但是浅栗色的眼睛睁大,那条线又锐利起来,看着很明亮。他鼻头略微冒出了汗珠、没长开的脸还肉肉的、发色略淡……他像一颗蜜糖,又有薄荷的明朗。

颜值征服一切,叶修承认,这两秒后他立刻就心软了。

后来孙哲平在外面喊张佳乐去吃饭,乐乐哎了一声,扭头笑呵呵地跑了。

他朝着光一笑,叶修突然想起来,这小帅哥他昨天见过的。

 

那是中午一点左右,教学楼静悄悄,叶修在走廊上给学生讲几个选择题,听见有人在楼上朝下喊:“张佳乐!”

叶修没反应,女生倒是勾着头去看,道:“呀,是乐乐。”

乐乐?他也往下望。这时楼上那人又喊了一声,楼下树荫里东张西望的男生终于找准了声源,抬起头毫不吝啬地绽出一个笑容。

 实在太耀眼了……那样的笑是连太阳都要自惭形秽的,眼里宛如新年的黑夜有簇簇烟花。

男生跑走了,女生却捂着胸口不能自持,花痴的样子可以用来做表情包,说着乐乐好可爱的时候头上似乎都冒出了圣母光环。

叶修虽然只瞟了一眼,但那能直击心脏的笑也让他一时恍惚,不是因为可爱漂亮……虽然的确可爱漂亮,但更多的是那种灿烂单纯。他以前也在镜子里照片里见过这种笑容,在叶秋的脸上,苏沐秋苏沐橙的脸上见过,一样的蓬勃坦荡。

只可惜那些只是曾经了。

 

从片段的回忆里抽回神,叶修看着他跑远到不见的背影,记住了他的名字:张佳乐。

名字和人很像。优秀的,快乐的。

 


03

 

两个人不说话,视线却老黏在对方身上。张佳乐一说不清楚自己在赌什么气,二纳闷叶修怎么也不来撩他,“冷战”一直持续到秋季运动会。他被喻文州坑害报了一千五百米,听说终点的迎接老师是叶修后,又不由得兴奋起来。

这种兴奋很肤浅,只意味着“用一身臭汗熊抱某人的恶作剧成就达成”的机会来了。

让张佳乐意外的是,在他眼里那个有空没空看见自己就对自己进行目光洗礼的叶修,在他冲向终点的那一刻却扭开头侧过身去了。

扑了个空,打脸打得生疼,风一层层刮掉脸上的血色,汗一瞬间全部冷了下来。他在跑向叶修时,确实看见他专注的眼,只是因为“叶修在看他”这一点,他跑到精疲力竭空白一片的大脑里还是浮出了无数个念头,期待的,喜悦的,自豪的。

这不简单是老师看学生的眼神吧,他想,哦,原来我的确是特别的。

现在“特别的”自己,满腔热情都冻在了风中,回过神来想起那些念头,羞耻感让头皮发麻。巨大的落差显得自己像个小丑,恨不得马上消失。

 

挂了电话的叶修及时用毛巾把僵硬的张佳乐拽回来,一下一下擦着他头上的汗,很快开口解释:“刚才医务室老师打电话说沐橙脚扭了。”

张佳乐木讷地点了点头,心里条件反射地想:哦,苏沐橙,除了她也没谁能让叶修慌忙着急。

“恭喜啊,冠军。”

张佳乐这才抬眼看他,方才血气上涌,眼眶有点红。他表情还是空白,眼里浮了一层迷茫的水光。

叶修愣了一瞬,然后毛巾一抖遮住那双眼睛,动作先于思考地把人抱住。他想自己居然突然有点慌张,因为刚才不经意错失的终点那一瞬心里本有些浮浮沉沉的懊悔,现在一丝难言的躁动好像在踩着他们跳舞,溅出零星失而复得的喜悦。

这突然的拥抱把张佳乐心里身体里的不安分因子又唤醒了,他心情经过大起大落,现在干脆自暴自弃什么都不想,手一伸,践行最古朴的计划,开始往叶修身上抹汗。

叶修问他:“跑得很累?”

他点点头,也不说话,脸颊蹭到叶修后脑勺的发茬,是青竹与烟草味道。暧昧的阴影里他看着自己头发上的汗滴下来,途径叶修脖颈然后滚落下去。

心底炸出一小簇烟花。

 

 

04

 

国庆放假,叶修被伤患沐橙以接送为由逼迫着一起去了聚会。一群人吃完火锅又在游戏厅闹腾,张佳乐和黄少天两人似乎是又赌输了什么,正在跳舞机上乱蹦。两个身材标准、腿长颜好的帅哥,即使跳得一塌糊涂也吸引了不少围观的适龄女花痴。

叶修在外围看了两眼,乐哥的头发正桀骜地翘成乱草样。他想起每次揉他脑袋的手感,头发很软,有汗也不腻人。

他觉得他耀眼得像一颗星星。

 

晚上闹完了回家,男生们骑车快得像闪电,风吹鼓衬衫,白布荡起来像翅膀一样。张佳乐一鼓气骑到最前头,路灯下回头朝后面的人张扬地吹了声口哨,哨声轻蔑又快活地打着圈,绕过飘落下来的树叶。

少天朝他竖了个中指,追上去。

红灯,一群人停下来,张佳乐单腿支着车往后看,无视一干人的挑衅,终于在队尾看到了悠悠吹晚风的叶修,得意地朝他挥挥手。叶修正捏着一支烟犹豫要不要抽,被他一笑,恍惚间烟就从手上掉了。

前方爆发出快活夸张的哄笑声。

 


05

 

    乐哥端正起学习态度不到两周,不幸考试前先被寒流打败——发烧了。

入冬之前下了一场大雨,夜里雷声隆隆,闪电打了一整晚。张佳乐拥着两床被子还是觉得冷,鼻塞得难受,脑袋昏昏沉沉,睡得浅又不停做梦。

先是梦见一个夏天的雷雨夜他和叶修在黑暗的小房间里一起看电影,闪电亮起来,叶修说了什么话,又被雷声掩盖。张佳乐迷迷糊糊地想,这好像不是梦。

的确不是梦,第一年高三的暑假,他的确在那个“百年一遇”的特大雷雨夜从家跑到学校里叶修的宿舍,精神病一样兴奋地邀请他欣赏一道道亮得发紫的闪电。

那一夜的闪电似乎都带着颜色,他一路跑来居然没有被劈死。

他隐约还记得那时候叶修从愣怔到愠怒的脸色,粗鲁地把他拉进正停电的教职工宿舍,毛巾不够大,扯了一条被单给他擦身上的水;泡泡面没用完的开水水来热毛巾给他擦身体;三两下扒了他衣服把人塞进被窝里裹好。

他记得叶修骂他疯子,声音发着颤。

但是他好像又记得看到本来在床上看电影的叶修后半夜一直望着窗外的一道道闪电发呆。

那天晚上他一直觉得冷,好像是叶修后来一直抱着他,直到自己一点点暖和起来。

奇怪,为什么这段记忆一直都很模糊?是因为自己后来发烧烧糊涂了吗?张佳乐翻了个身,眼皮抬不起来,面前有光,是又一道闪电掠过,然后他晕乎乎地又陷入其他“梦”里。

 

“叶修是IG的?”自己一脸惊恐地看着来探望自己王杰希,“IG的本科不是五年制吗?”

“他15岁上的大学。”

“靠?!”

“然后好像出了点事,没考研究生就回来了。苏沐橙也是他一起带回来的。”大眼一脸平静,仿佛说的是谁都知道的事。

“他俩什么关系?”

“他是苏沐橙的监护人吧。”

信息量真大。自己捧着感冒药的碗,吸溜着鼻涕想,脑子里只剩了两个字:牛逼。

 

那个暑假王杰希来找自己干什么的?好像是……讲IG明年的招生考试吧。他还问自己……

“你怎么会连考IG的理由都说不清楚?总不会是因为叶修是毕业于IG的吧?”

当时的大眼少见的不冷静。哎,毕竟当时他一脸严肃,自己却对这个严肃的“学弟”一脑子茫然。

差点都忘了……叶修也是IG的。张佳乐又往被子里缩了一点。

自己要考这个学校好像也有一些他的原因?

叶修……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想起来,自己那个所谓人生目标最终明确,的确是在那个暑假之后。

 

半昏迷间,情景又换了几幅。

他看见无数日子里的相似场景,自己站在公交站台下,脚尖踩着高出来的台阶上下晃,叶修也走到站台,把自己拽下来,揉了一把自己的脑袋。公交车来了,自己上车,车开,叶修注视自己远去;

前年运动会的接力跑,交接棒的时候,瞥见叶修在操场外围看着自己;赢了比赛庆祝的时候,他路过又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争论题目的办公室,叶修无奈地闭上嘴,上下打量自己,眼里一闪而过的柔软;

在食堂一起吃饭,提起开学要检查仪容的事,面对自己的插科打诨,他笑着夸了一句头发颜色挺漂亮;

下雨天接济没带伞的自己,肩并着肩,雨声太大听不清说话,他头凑近了询问,眼里反光着水色;

一个多月前,跑完一千五百米累虚脱的自己,下巴搁在叶修肩上,点头的时候汗水从头发上落下,滑过他肩颈,没入前胸后背……

 

靠。

张佳乐告诉自己打住打住不要想了,烧得昏沉的脑袋却在潜意识里作乱,一幅幅情景交换,每一张都有叶修的脸。

他知道自己对叶修的感情是不同的。

这种不同终于可以被笃定名字叫做喜欢。

他喜欢叶修,迫不及待想要长大,想要和他在一起。

 

 

06

 

张佳乐又在英语课正大光明睡着,叶修深感一夜回到解放前。他捏着试卷一边讲题一边假装路过某人,就见假装睡觉的乐哥偷偷摸摸伸出一只脚挡在了叶老师前面。然后张佳乐揉着眼睛抬起头,像一只舔爪子的狡黠的猫,乐呵呵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叶修不动声色地停下、瞥了他一眼,讲题的声调语速一如之前,在大家都低头看试卷的时候,把张佳乐的脚轻轻踢了回去,然后伸出口袋里的右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把。

张佳乐伸手去挡,冰凉的指尖碰到了对方捂得热乎乎的手背。他发出了极轻的一声笑,好像小小计谋得逞似的得意。

下一秒就被叶修左手挥着的卷子扇了后脑勺。

同学们被“啪”的一声惊醒似的集体一抖,然后稀稀松松地笑开,多以为乐哥又睡觉被暴力叫醒了。少天却翘着椅子往后仰,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轻声吐槽:“你们居然上课公然调情!”

 

哪来的情给他调?师生情?

课间张佳乐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看在讲台边被围住给女生讲题目的叶修,欲求不满。黄少正叽叽喳喳在他旁边吐槽,说他天天绕着叶修转,动不动就去他办公室,要多痴汉有多痴汉。

张佳乐捂住耳朵往后门口走去,心想我 “情窦初开”,和心上人讲多少句话都是不够的。

何况这个心上人“未谙”他深情,经常习惯性地逗趣撩拨,搞得张佳乐时刻崩着理智的弦,感觉很难捱。

叶修回答完了问题回办公室,张佳乐加快脚步想截住他,但是也不知道说要什么,脚步堪堪顿在后门口,叶修转头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叶修!

叶修,中午吃食堂吗。我请你吃饭吧。你中午在宿舍吗。去图书馆吗。活动课你在办公室吗。晚自习你来班级吗。

我去找你。想看见你。

 

心理活动再丰富,张佳乐也只是笑眯眯地指指地上,“你鞋带开了。”

什么都不该问,他突然觉得,他们就这样挺好的。万一掷出了真心,叶修或许只会不冷不淡地躲开,然后心疼地拾起来还给他,温柔又残忍。

他喜欢自己,可惜喜欢有很多种,有些不会发展成爱。

由于甫一照面自己还在中二期,叶修对自己的印象大概总是停留在“小少年”,纵容着宠着,因为觉得自己还没长大——还在长大。想想自己在叶修面前似乎也总像个孩子似的,骄傲而幼稚,才会被他说念书多两年不见得比学弟妹们好到哪去。

不该这样,自己本是个成熟的样子。

他坚韧又优秀,没理由时刻撒娇。

张佳乐望着叶修走远的背影整了整心情,默默把脑袋里里傻白甜恋爱脑的小人拍了回去。

 


07

 

12月省内的英语辩论赛结果出来,张佳乐暑假由校红队转战黑队,这次成功晋级了全国赛,他眉飞色舞地在叶修办公室讲辩论赛的二三事儿,逗得一屋子的人发笑。

叶修一直是黑队的指导老师,第一次在赛后被人聒噪得脑仁疼,毕竟黑队一直的气质都很高冷,这货来了之后画风突变,没能承受过来。

年轻朝气的红队总还有大好青春可以成长,高年级居多的黑队断层严重,这届毕业了就要大换血,估计明年的12月赛不一定能竞争过红队了……叶修思考着,想这小子以前一直在红队,呆了好几年还神采飞扬,让人难发觉他其实早就不是乐乐了。

想起张佳乐自己也开过玩笑:为了全国冠军,不得不“服老”。

少年人身条拔高,眉头也皱出棱角,脸瘦下来,从正太变成花美男,好像不过一瞬间的事儿。

 

校长奖学金名单同时公布在这月底,有张佳乐一个。优秀事迹光彩地展示在公告栏上,获得的奖项多到发指不说,颜值也数一数二。女生们偷偷地拍照,热热闹闹地花痴。

那天下雨,叶修站在公告栏雨檐下躲雨,回头看见张佳乐隔着玻璃雨渍在照片里笑得端正。照片是去年夏天的照片,叶修的思维早已发散到从相遇到现在的整个四年半。

他肩高的小鬼写作文全是短句,包子脸的正太认认真真地给女生讲题,优秀学生代表国旗下讲话念稿磕绊打趣顺口,清秀的少年无人的教室反复改反复背演讲稿,谋职图书管理员就为了逃晚自习,蓄起发的大男生辩论赛气势如风。

他是真的聪明,也真的刻苦。他很好很可爱,叶修比划了一下布告栏,有点想拍个照片,其实他的确拍了不少张佳乐的照片,有些还被苏沐橙掠夺去给校草刊配图。毕竟四年半很长了,足够让他把看着张佳乐培养成习惯和本能。

四年半很长,张佳乐成长了太多。

他快算是个大人,即便一恍神叶修眼里他还是那个初见如太阳一般的孩子——垂眸一瞥,光照到心底。

可他已经不再能从身高从言语上就轻松压制,张佳乐就要站到与叶修齐平的线上,最后终有一天,似乎只一声雷鸣,他就会从笋变了参天模样。

叶修想,但是还是想抓住他,一直看着他。他独特的吸引力让自己渐渐生出占有欲,反倒像一种束缚了。

自己却乐于所困。

 

叶修回过神,抬手用袖口擦干净玻璃上的水渍,又看了几秒,才整整心情趁雨势小时走了。

留下他没发现的左手边不过百米的教学楼上的张佳乐,震惊得饭都没吃。 

叶修躲雨时他刚拆开外卖。

叶修看公告栏时,他咬着筷子想,最左边的好像是我诶,他这什么表情。

然后他看见叶修长久地盯着他的照片,长久又专注。有点被吓到,觉得这个叶修不太正常。

接着又见叶修擦他照片前的玻璃上的水,动作看起来执着又温柔,在寂静“无人”的雨幕下,他感情外现得太过明显,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哪个至爱的照片。张佳乐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他有立刻蹲下来隐藏自己的冲动,太尴尬了如果叶修发现自己的话。但是身体不听指令,倔强地依旧站着望着叶修,心跳声渐渐盖过了雨声,砰、砰、砰,好像在整个校园回响,越来越大声:砰!砰!砰!

万幸叶修又站了几秒就走了,粉色的背景一帧帧淡去变冷。

可是张佳乐心里还在砰砰砰,向全身输送着一种甜蜜的恐慌,每个细小血管生出酥痒。

他心底不可抑制地生出一个念头,压不下去。

叶修喜欢我。

他是认真地喜欢我。

……他爱我。

张佳乐觉得自己只有身体还颤抖着站在教学楼,灵魂已经狂奔在雨幕里为发现的秘密欢呼,追上那个身影,熊抱那个日思念想的人。

 


08

 

期末天气冷得厉害,一节晚自习下来窗户上全是雾气,张佳乐一张卷子写完,转了转僵硬的脖子,看到外头叶修站着,似乎又借了谁的手机在打电话,侧面朝着窗户。

张佳乐起了玩心,在雾气上画了一只小乌龟,然后轻轻敲了敲窗户。叶修转过头来看见雄赳赳盘踞窗户一角的王八,特别无语,没等他反应,对面的人又开始勾勾画画,把王八改成了一只手雷,还在旁边画了个傻不拉叽歪歪扭扭的笑脸。

下课铃刚响完,张佳乐抬手一抹,图案和雾气全部化成水珠,透过这一角的干净通透,他对着外面的叶修比了个枪的手势——“呯!”

笑容也明亮。

叶修的嘴角一点一点地扬起来,形成一个极尽温柔的弧。他看起来挺漫不经心地就挂了电话,刚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就被突然冲过来的神经病一样的黄少挤到了一边。少天疯子一样唰得拉开窗,朝张佳乐脸上糊了个什么东西,又唰得大力推上窗迅速跑远,没心没肺地一路傻笑,完全没注意自己撞着了某位叶老师。

张佳乐被一团雪球冰得一个激灵,怒骂了一声,迅速开窗寻仇,结果黄少天早就不见了不说,叶修也不知道被撞哪去了,简直让人憋屈。他满脸黑气地出了教室,看见簌簌落下的雪花,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下雪了。

 

也不知什么运气,第二节晚自习上到一半突然停电,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乐得大家提前放学。

月黑风高大雪夜,张佳乐又想作怪了。他背着书包拿着一沓英语试卷优哉哉去了英语办公室,果然没人,又一路吹着口哨溜进教职工宿舍,熟门熟路地摸到307。发现门居然没锁,于是毫不客气地推开,吱呀一声,竟然连个回应都没有。

叶修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冷风灌入,吱呀门响,他愣是没醒,可见睡得十分沉。

一室静默,月光如水,雪色下发亮,流经窗棂桌边,柔和地刷过叶修半张睡脸。

张佳乐鬼使神差地上前一步,低下头端详,距离近得看得清叶修眼睫投下的阴影和发青的眼圈。这人睡得像死了一样,他想,真是个吃豆腐的好机会。

于是屏息继续靠近。叶修有蛮清晰好看的唇形,毫无防备。

他想要的,拥抱、亲吻、恋爱,近在咫尺。

张佳乐终于大着胆子消除了距离,小心翼翼地吻了叶修。

嘴唇是温软的,吐息是微微的烟草味道。他停留了两秒,两秒内四肢百骸都仿佛岩浆游走,热情而猛烈的喜悦让人战栗,两秒后张佳乐立刻跳远,脸迅速红起来,从指间烧到头顶,好久也没彻底冷静下来。

熟透了的张佳乐晒了好半会儿月光把自己晾凉,然后挥起手上的一沓试卷拍在了睡美人叶修脸上,叶修差点一跃而起,清醒了发现是张佳乐,又好气又好笑,憋了半天没骂出口,便一点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张佳乐一脸神游地走了,估计要是讲话准结巴,而叶修哈欠连天,根本没注意他的反常,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睡着时被学生给“强吻”了。

雪下得越来越大,张佳乐走着走着,步伐愈来愈轻快。他两步一跳地踩在新雪上,听见自己内心愉悦且肆意的笑声,一声比一声疯狂。

 


09


放假前的晚上教室里十几个人在看电影,张佳乐没兴趣扎堆去看,他望着窗外发呆,夜色下安静的校园像是另一个世界,昏黄的灯光照着地上迷离的水渍,张佳乐看着,感到心底郁了一口气,沉重又不安分。他有点不明的焦灼。

叶修来了之后在他旁边坐下,胳膊搭在他的椅背,看着电影手却在无意识地拂弄他的发尾,张佳乐被撩得一炸,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看见叶修掩饰着尴尬默默收回手,他突然起了顽劣的念头,上半身朝叶修压过去,半开玩笑的语气道:“叶修,你喜欢我吧。”眼睛亮亮的。

心底郁结的沉重的一口气似乎同时被吐了出来。他捕捉到叶修一闪而过的讶异,随之又瞧出一点慌乱,他心底焦灼的锅呲起一丢丢期待的油花,语气更笃定了些:“叶修,你喜欢我。”

叶修说你吃药没,张佳乐却笑开了,说道我也喜欢你。

“叶修,我很喜欢你。”

“……哦。”叶修干巴巴地蹦出一个字。

昏黑的教室,无人注意的班级后角落,或许是窗帘缝隙漏出来的路灯黄光,或许是门缝荡进来的一缕月色微风,悄然产生了点暧昧的味道。张佳乐也不知自己受了什么影响什么驱使,突然想大胆起来,于是又凑近叶修,望着那双漆黑的眸子,那里的确有点温柔,无措但是一贯存在着坚定。

大概是初次的甜头没尝够,他现在想吻叶修,并且觉得叶修不会拒绝自己。

叶修起初的确没有拒绝的意思,直到垂眸靠近的张佳乐离他只有一个颤抖的距离时,猛地推开了他。

 

张佳乐带倒椅子摔坐到地上,没管班级同学诧异的目光,迅速追上一脸冷漠推门而出的叶修。

叶修就站在过道那头的路灯下面,有点烦躁地想抽根烟,掏出来又放回去,他觉得生气觉得荒唐,却也不怎么清楚自己对张佳乐生气的点在哪。喘两口气眨几下眼,呼吸间还是他的味道眼前还是他染了月色的眉眼,一时心情难以平复。

看见张佳乐追出来,不免更加烦躁,可是距离近了看见他不安的神情,叶修的所有情绪奇异地全部安定下来。他道:“张佳乐,”叫过无数次他的名字,没有哪次如此,带着隐隐的难过。

“你都要成年了,行为处事能不能成熟一点,考虑一下后果。”

“我喜欢你,追你,哪里不成熟了,我又没写情书没张扬地‘暗恋’……”

叶修轻笑了声:“你喜欢,别人就要给吗?”

张佳乐却直视他,语气很是强硬:“你难道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就全部都给吗?!”叶修突然厉声,显出些许怒气。两秒后又消了气,走近张佳乐,伸手拂去他头上沾的碎叶,语气软下来,安静地告诉他,教完这一届,他就要走了。

张佳乐愣了一下,然后气笑了:“就是因为你要陪沐橙出国?我和她都会去B国,你担心什么?还是说你觉得我今年还是考不上IG?”

“张佳乐!”

“叶修!”张佳乐抓住他手腕,“你喜欢的你想要的,我给得起全都给,我知道对自己负责,我会考得好,我会好好念书,只要,”他语气急切到哽咽,“只要……你要我,你和我在一起。”

片刻压抑的沉默,晚风突然转冷。

叶修轻巧甩开他的手,看着他道:“你给不起。”



【TBC】


评论(15)
热度(62)
©ShinRay | Powered by LOFTER